Skip to content

YCSHAW.COM 蕭 耀 章

美 洲 客 家 學 會 :: The Hakka Academy of America 千 行 憂 國 淚 萬 里 故 園 情 蕭 耀 章 文 存

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日本侵華野心不死 兩岸中國人不能再輸

由於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暨抗戰勝利 一甲子的慶典年,台灣光復的重要性也再次凸顯出來。但是,紀念台灣光復,兩岸並非一樣情。本報昨天的社論已經從歷史的經緯,論述了台灣從被割到光復,以及 60年來從經濟民主發展的奇蹟到李扁治台讓台灣沈淪的教訓,揭示了歷史認知錯誤可能帶來的危害,值得大家警惕。其實,以往的北京,也僅僅從國共漢賊不兩立 的角度看台灣的光復,刻意沈默,間接助長了台灣島內台獨勢力的膨脹。隨著胡溫體制趨向務實,以及國共的再次握手,台灣光復的重要性終於得到確認,北京大規 模紀念台灣光復60周年,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報也發表了社論。更引人注目的是,中華民國國旗也飄揚會場內外,歷史真相正在藉著兩岸的統獨之爭而得到某種程 度的呈現,令人心酸之餘,也有欣慰。如果說李登輝和陳水扁的台獨路線對台海兩岸還有什麼正面意義的話,那麼可謂「歪打正著」,促使內鬥內戰數十年的國共兩 黨,終於能夠痛定思痛,走出歷史陰影,再次攜手合作,創造兩岸未來雙贏的新局面。蔣介石、毛澤東如果九泉之下有知,是否也會為過去你死我活的血腥殺戮稍有 悔意?

紀念台灣光復,島內和北京大都著眼於統獨之爭的政治考量。但是,如果把眼光放遠一些,台海兩岸的中國人和海外華人都應該清楚地看到,紀念台灣 光復,不能忘記日本。今年也是中日甲午戰爭110周年紀念日,當年台灣屈辱割讓給日本就是因為中國弱勢,無法阻擋日本帝國主義殖民中國的野心。雖然抗戰勝 利台灣光復,至今已有60年。但是,我們必須看到,李扁之流一意孤行,認賊作父,媚日反中,除了台獨分裂的野心之外,也與日本拒絕承認戰爭罪行,企圖重溫 大東亞共榮圈的美夢有關。請問,60年來,日本右翼何曾對殖民台灣的歷史罪惡有所反省?60年來,日本右翼何曾真心承認中國抗戰也是日本投降的主因之一? 相反,他們處處美化日本殖民台灣的歷史,至今都不忘參拜靖國神社,對當年的侵略者頂禮膜拜。由此可見,60年來,中國人紀念抗戰勝利,紀念台灣光復,但日 本右翼政客和學術界勾結,處心積慮地為歷史翻案,為罪人塗脂抹粉,為台獨暗中打氣。

今天,兩岸發展已經到了百年難遇的關鍵時刻。台灣的民主 化,高科技(包括高水準的農業)以及經營管理優勢,如果能和大陸持續上升的經濟勢頭良性互動,就可以徹底扭轉甲午戰爭以來的弱勢,快速超越日本成為東亞第 一的強國,雪洗百年恥辱,從而迫使日本認真反省殖民台灣、殖民東三省以及全面侵華的罪行,奠定中日世代友好的基礎。反之,如果台獨繼續玩火,兩岸擦槍走 火,再次陷入內戰,生靈塗炭,則中國發展的機會斷然消失,日本右翼則以軍國主義精神重整日本,整軍經武,再次染指台灣、大陸,抗戰和光復的果實將會毀於一 旦。人們已經清楚看到,小泉第五次參拜之後,日本外相赤裸裸地宣稱日本不會再順服中國。言外之意,日本不但要與北京全面抗爭,對台獨的支持也會變本加厲。

由 此可見,紀念台灣光復,不是要陶醉在所謂勝利的輝煌之中,也不單單是要找個題目來玩一下統獨之爭和統戰的政治遊戲,而是要看到中國人再次站在一個歷史的重 要關口,中日之間的紛爭也再次面臨一個轉捩點,兩岸中國人都不能再輸,也輸不起。也因為如此,我們需要紀念台灣光復所點燃的歷史亮光,照亮兩岸中國人的政 治盲點,重新撫平中華民族的受傷心靈,站在歷史道德的制高點上,書寫未來中國統一民主富強的輝煌。(社論)

2005-10-26

Advertisements

承傳文化功勞大,我為中華惜此才
敬掉「當今畢昇」王選先生
蕭耀章/舊金山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葉,我由台灣高雄搭乘鐵橋輪到日本留學,經過三天三夜的的海上航程,終於扺達橫濱港,站在甲板的船沿,一眼望去,碼頭上休息的日本勞工,人人都拿著一份報紙在閱讀,這是當時台灣很罕見的景像。

在 日本住下來之後,每天乘坐電車,在車廂內,也可看見許多日本人手不釋卷,閱讀書刊。御茶水車站附近的神保町有無數書店,林林總總的出版物,分門別類排列在 書架上,令人目不暇給。予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冊介紹小小粒人工養珠的書籍,竟比我們戰後出版的《錦繡中華》還要精美、還要厚重。

那時日本已從戰敗走向復興,成為經濟大國。雖然日本的經濟復興是沾了美國參與韓戰的光,但是他們教育的普及國民知識水平高,文化發達所厚植的人才, 才是經濟發展的基本動力!因此我想到中國要走向富強,普及知識,培植人才是首要之務。那時日本出版的各類科學、工業的書可以說是汗牛充棟,如果我們能根據 這些現成如書籍,編譯成中文在國內發行,必可造就無數建設國家的人才。因而就有編印《建設叢書》的構想。

從 事出版事業,檢(植)字排版是印刷的第一要件。百多年來我們採用鉛鑄活字印刷。1960年代初期日本發明的「寫真植字機」,正在積極推廣。這是用感光攝影的原理排字組版的新方法。這是告別笨重繁複鉛字排版的革命性的進步。那時我應聘為「揚華僑報」的副刊編輯,因此就建議報社購買「寫真植字機」,而且自告奮勇到「「寫真植字機研究所」去學習操作、風雪無阻的往來於東京橫者三個月。以後又到「森澤」和「富士菲林」、學習維修,製版技術。希望有朝一日,能回祖國實現我的「夢想」。由於這種因緣,我就一直關心「排字術」的發展。從聯合報的自動排版系統,到電腦打字,其間也曾與 電子、機械等方面的朋友,合作研究新的中文排字機。隨著電子技術的進步,朱邦復的「倉頡輸入法」 … 華康的中文造字美化了中文字型,連一向自視甚高的日本公司,也前來採購。中國是發明印刷術的國家,我深信中國人掌握到電子技術之後,必定有人會有新人繼承先哲的發明,為中之排版印刷開創新局。

這一天終於到來了,那就是王選先生 發明、創辦的「北大方正」中文排版系統。這一進步,大大的改進了中文報紙的版面,金山灣區的大報世界日報和星島報就是在那時開始「面目一新」的。我曾在「麥金塔世界」展覽會中會見過王選教授,他溫厚篤實,給我留印象是一位「方正之士」。

王選發明的北大方正雷射照相排版系統,在市場上被廣為接受,已佔據大陸報業的百分之九十九,海外中文報業百分之八十的市場。包括台灣、香港、新加坡和美國。 使日本的幾家相關的排字的公司相繼退出中國市場。這一發明把我國印刷業的發展歷程縮短了整整半個世紀﹐創造了漢字印刷革命的神話。王 選教授被譽為「當代畢昇」、「雷射照相排版之父」,被譽為「漢字印刷術的第二次發明」。北大方正排版系統為新聞、出版全程的電腦化奠定了基礎。我要特別特指出的出的是「華康字型」是由「照相排字機脫胎而來的,和北大方正的字型比較,總覺得少了一點 「逸氣」,這是文化環境使然,是可會意不可言傳的。因為大陸書法家多,人才濟濟,書法家是藝術家而不是「字匠」,寫出來的字自然就別具一格了。

王選先生1958 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數學力學系計算數學專業。 1975年開始,負責領導研究「漢字精密照排系統」 ,跨過當時流行的光學機械式和陰極射管式照排系統,直接研製國外尚無商品的第四代激光照排系統。這是「迎頭趕上歐美科學」的具體體表現。 1992 年又研製成功世界首套中文彩色照排系統。一系列的研究成果和應用,改變了沿用百年的漢字鉛字印刷舊法,引發中文報業和出版業「邁入光與電」的技術革命。 由王選引領中文報業和印刷業技術革命的創新之舉,使《人民日報》幾分鐘內通過衛星向全國傳送。除了上述功勞之外,王選先生還為「搶救昆曲」及其他地方戲曲作出了貢獻,《中國昆曲精選劇目曲譜大成》於 2004 年9 月編輯出版。這是科技人士關心人文素養最佳典範。  

1958 年王選的父親被打成右派,王選在患病初見好轉時,「文革」開始了。在重災區的北大,漫天的大字報中有王選的名字……為了辦學習班,參加體力勞動,王選先生再次的病倒,症狀與上次相同,體質比上次更差。「心情壞到極點」,「一度也產生了輕生的念頭」 。他在文革中能夠挺下來,真是中華文化的大幸。「天降大任」於王選教授。讓他能完成「為往聖繼絕學」的歷史使命。他的發明的填補了因「反右」、「文革」而摧毀的中華文化的空白。而在那個時期,台灣推行「中華文化復興運動」,也影印了不少舊籍。秦始皇焚書坑儒,尚有魯壁,我家族譜就是先父在火堆中搶救出來的。可見中華文化 存亡絕續的關頭,有人挺身而出來保衛中華文化。

現在祖國大陸和海內外出版業一片興旺,文圖並茂,印刷精美,裝幀美觀的書籍,也像日本那樣「林林總總」滿棚滿架,我當年的夢想,也終於成為「真實」了。這無疑都是王選教授的功勞。不過,我們不能以此自滿,在出版物的質量上跟日本比,我們落後太多,值得我們文化、出版界警惕。

王選先生生前榮獲過無數獎項和榮譽,身後也得到無數的讚揚,可以說是實至名歸,他的人格風範更值得國人崇敬、學習。他十八年帶病工作,不眠不休,如果他有安定的環境,健康的身體,他的成就和貢獻必將更加偉大。以今天醫療保健的進步來說,「人生七十才開始」這句話並不誇張,王選先生英年早逝,令我惋惜與歎息!

「承傳文化功勞大,我為中華惜此才!」是我對王教授的悼辭。(2006-2-18 )

胡晓岑三卷未刊诗稿现兴宁

 
news.dayoo.com   2005年07月12日 14:15   来源: 广州日报
 

收藏者张伯涛老师向记者展示胡晓岑诗集手稿

胡晓岑部分未刊诗集

  晚清杰出爱国诗人胡晓岑三卷未刊诗集手稿近日在诗人故乡兴宁现世。应记者之约,诗集收藏者、中学退休历史教师张伯涛老师日前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并向记者展示了他珍藏了大半个世纪的胡晓岑三卷未刊诗集手稿。

  半年收入购回两册诗稿

  据张伯涛老师介绍,他从读中学时便喜欢胡晓岑的诗,研究胡晓岑至今已56年了。1959年他暑假回乡,在一旧书摊见到两册胡晓岑手稿,当时摊主开价50元,此价在当时相当于教师2个月工资。那个暑假他几乎天天去书摊边砍价,但一直没买成。

  后来回校后,他又寄信委托父亲,用了家中几乎半年田间收入将它购回。而另一部手稿是张老师从广西苍梧调回兴宁教书时,从旧书摊里淘回来的。近半个世纪以来,张老师一直在寻找机会出版胡晓岑诗稿,但未能如愿。

  记者看到,这三卷诗集分别以《燕草》、《霍草》、《杂著》命名,共收集了诗人在北京、广东龙川等地居住时书写的长短诗438首及95篇题赋,共约78000字。这些诗稿均用小楷行草书写,书页天地多数留有诗人用蝇头小楷书写的注释,特别是诗人居住龙川时写的《霍草》诗集,几乎每页都用蝇头小楷注满了注释。

  开黄遵宪新派诗先河

  在中国近代史中,胡晓岑同黄遵宪、丘逢甲一起被誉为晚清岭南三大诗人。梁启超在《饮冰室诗话》中盛赞黄遵宪的《今别离》咏船诗为千古绝作。但梁忽视了一点,胡晓岑的《火轮船歌》比黄遵宪早了16年。

  胡晓岑在同治13年入京应试途中,创作八百余言七言律诗《火轮船歌》,笔力奇伟恣肆,尽发前人所未发的西方新事物、新名词驱使笔端,足令同治末年诗人惊叹。

  据了解,持这种观点的专家不在少数,香港中文大学吴天任教授曾推崇胡晓岑是黄遵宪新派诗“同道先进”,而钱仲联教授誉之为“乃开公度(即黄遵宪)之先河”。

  诗稿洋溢着爱国激情

  在未刊诗稿中,《燕京感事》为胡晓岑1860年(咸丰十年)17岁时所作,年少诗人为禁烟首领林则徐被贬边疆遭遇,公开大胆谴责清朝廷的腐败无能,诗中最后一段写道:“五万重洋水,公然肆厥骄。筹防弃沿海,失计在臣僚。帑竭烟为患,机神器漫操。玉门伤贬谪,无力答中朝。”

  据诗集收藏者张伯涛老师介绍,像这类诗在胡晓岑的未刊诗稿中比比皆是,这些发自肺腑的悲愤高歌,洋溢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激情,鲜明反映出当时祖国内忧外患、灾难深重的现状。

  当地文史专家认为,胡晓岑此三卷未刊诗集手稿的发现,对研究晚清文学史,辨证认识晚清新派诗有极其重要的价值。(记者绿叶通讯员陈彦儒、李冲摄影报道)

(编辑: 子非鱼)
 

報曉的雄雞—袁偉時:

出過四十八個大學校長的興寧,又出了個思想家袁偉時:,

2006年1月11 日《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一篇《現代化與歷史教科書》的文章,被中共中宣部勒令停刊,在海內外引起極大的迴響。兩岸自由派學者先後抗議這種做法,前台北市文化局長顏應台在致胡錦濤的公開信形容《冰點》是現存僅存的一匹「還有微弱撕聲的活馬」,而當局卻把把殺了。他如亞洲周刊

袁偉時1931年12月出生於廣東興寧,是中山大學哲學系退休教授。已結集出版的著作有《中國現代哲學史稿》、《晚清大變局中的思潮與人物》,《路標標靈魂他拷問》等。主編《現代與傳統叢書》、《荒原學術文叢》、《牛虻文叢》等。

 日日走一万米路,干八小时活;
    说真话,说自己的话。
    天天大笑三次:
    一笑天下可笑之人;
    二笑自己的成就和失误;
    三笑有幸生活在多姿多彩的希望与黑暗并存的年代!
    这就是平凡如我身心两健、自得其乐的奥秘。
    ——袁伟时

21世紀的中國人,面對的是順之者昌、逆之者困的全球化趨勢。與此同時,中國的現代化事業進入了關鍵時刻。在這個年代,決定公民和國家發展成敗的最重要條件是制度環境,但公民的心智狀態對自己乃至國家和社會發展的影響也十分巨大。

20世紀70年代末,在經歷了反右派、大躍進和文化大革命三大災難後,人們沉痛地發覺,這些災難的根源之一是:“我們是吃狼奶長大的。”20多年過去了,偶然翻閱一下我們的中學歷史教科書,令我大吃一驚的是:我們的青少年還在繼續吃狼奶!

  “以史為鑒”、“前事不忘,後事之師”,這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名言。屈辱、挫折、兵連禍結、前仆後繼,一部中國近代史蘊藏著多少血淚和經驗教訓!我們有責任將歷史真實告訴我們的青少年,讓他們永志不忘。這是幫助他們成為現代公民的必由之路。如果天真純潔的孩子吞食的竟是變味乃至有意無意假造的丸丹,只能讓偏見伴隨終生,甚至因而誤入歧途。

 

《 冰 點 》 主 編 李 大 同 指 出 , 早 在 《 冰 點 》 被 勒 令 停 刊 前 , 中 宣 部 已 對 該 刊 多 篇 文 章 極 為 不 滿 。 這 些 被 中 宣 部 點 名 有 問 題 的 文 章 , 包 括 台 灣 作 家 龍 應 台 的 《 你 可 能 不 知 道 的 台 灣 ─ ─ 觀 連 宋 訪 大 陸 有 感 》 以 及 中 山 大 學 教 授 袁 偉 時 《 現 代 化 與 歷 史 教 科 書 》 等 , 而 後 者 更 成 為 有 關 方 面 勒 令 「 冰 點 」 停 刊 的 導 火 線 。
 
台 去 年 五 月 二 十 五 日 在 《 冰 點 》 發 表 題 為 《 你 可 能 不 知 道 的 台 灣 》 。 文 中 後 半 部 介 紹 台 灣 的 民 主 體 制 已 經 落 實 到 民 眾 的 生 活 層 面 : 「 他 的 政 府 大 樓 , 是 開 放 的 , 門 口 沒 有 兵 檢 查 他 的 證 件 。 他 進 出 政 府 大 樓 , 猶 如 進 出 一 個 購 物 商 場 … … 如 果 他 在 市 政 府 辦 事 等 得 太 久 , 或 者 公 務 員 態 度 不 好 , 四 年 後 , 他 可 能 會 把 選 票 投 給 另 一 個 市 長 候 選 人 。 」 李 大 同 指 出 , 中 宣 部 官 員 看 了 這 篇 文 章 後 , 大 發 雷 霆 , 指 摘 文 章 「 處 處 針 對 共 產 黨 」 。
至 於 另 一 篇 被 中 宣 部 點 名 的 「 問 題 文 章 」 , 是 袁 偉 時 的 《 現 代 化 與 歷 史 教 科 書 》 。 文 章 批 評 中 國 教 科 書 歪 曲 歷 史 , 窒 礙 新 一 代 心 智 發 展 , 不 利 中 國 現 代 化 進 程 。 文 章 開 首 指 出 , 「 二 十 世 紀 七 十 年 代 末 , 在 經 歷 了 反 右 派 、 大 躍 進 和 文 化 大 革 命 三 大 災 難 後 , 人 們 沉 痛 地 發 現 , 這 些 災 難 的 根 源 之 一 是 : 『 我 們 是 吃 狼 奶 大 的 。 』 二 十 多 年 過 去 了 , 偶 然 翻 閱 一 下 我 們 的 中 學 歷 史 教 科 書 , 令 我 大 吃 一 驚 的 是 : 我 們 的 青 少 年 還 在 繼 續 吃 狼 的 奶 ! 」 李 大 同 指 出 , 中 宣 部 對 《 現 代 化 與 歷 史 教 科 書 》 作 出 文 革 式 上 綱 上 線 的 橫 蠻 指 摘 。
此 外 , 《 冰 點 》 去 年 底 發 表 全 國 政 協 前 副 主 席 胡 啟 立 的 文 章 《 我 心 中 的 耀 邦 》 , 亦 被 中 宣 部 官 員 指 摘 違 反 禁 令 。

從美濃蕭氏祖堂看台灣客家的中原意識

                                    蕭盛和

一、       前言

      客家人是我國境內特殊的語言族群之一,為台灣地區第二大族群,但僅占全台人口百分之十三(戴國煇 1985:4)。客家人移居台灣雖已十代以上,但其中原意識仍然相當鮮明,甚至於稱之為〝客家精神〞(戴國煇1985:125)。客家人的中原意識具體表現在其祖堂的建築架構(郭壽華 1963:21)及其堂號、門對、棟對上面。

      堂號源於五胡亂華之際,當時中原人士南遷避難。為了紀念祖先來源之地,更為了使子孫不要忘記自己的根本,便在住宅正廳大門上方寫上祖先居地的地名,如河南、太原等等堂號。也有部分是以祖先訓勉子孫的話語作為堂號,諸如師儉、三省等(劉還月 2000:330)。在大門兩側書有門對,通常將史上最具聲望之祖先成就或事蹟書於其上以光耀門楣。南部六堆地區客家祖堂正廳棟樑之下另書有棟對,以顯示同姓不同支系之淵源(劉還月 2000:331)。

二、美濃吉洋蕭氏祖堂興建沿革  

美濃吉洋蕭氏來台祖仕傑公為蕭氏廣東開基祖梅軒公之後第十六世,原居廣東梅縣石扇堡凹下(林添福 1981:39)。乾隆二年(1738)帶著弟弟仕勇隨廣東鎮平縣〈今焦嶺縣〉人涂百清等二十餘人渡海到達美濃龍肚莊墾殖定居(徐正光 1996:3),在龍肚西角建立夥房,為台灣開基祖堂。遷台至今已繁衍超過十個世代了。

仕傑公的第六代孫二十一世富喜受蕭何公嘗之託於1907年前往美濃吉洋莊宗親蕭阿友處收賬(Myron C. 1965),當時已喪妻的他因宗親阿乙等人介紹認識了守寡婦人邱阿冉女士,情投意合終結連理。邱氏原適吳姓,生有二子,再婚後生子阿傳。

早期阿傳在一般節日將祖先依附於吳氏祖堂與吳氏同母異父兄長一起祭拜,大年除夕時則帶同兒子回到十六公里外的龍肚祖堂祭拜祖先。此種祭拜方式自日治時代到光復後都未改變,即使與吳氏兄長分家後仍然維持。

1958年阿傳將殘破的穿鑿屋改建成磚瓦夥房式建築之後從龍肚祖堂請回祖先牌位,舉行新建祖堂升座儀式〈廳下轉火〉之後才結束此種寄人籬下的祭祖方式。新建祖堂完全依照傳統格局,延請傳統建築師傅朱順有、李祥珍先生等精心建造完成。

三、       客家祖堂的特色

      客家人號稱中原士族之後,在祖堂建築格局方面完全遵從古制。其主要特色為長幼有序、內外有別。同時隨處可見典雅的對聯,展現世家大族的風範。諸如柱對、門對、窗對、燈對、棟對、祖牌對、龍神對等等,字對之多宛如書法展示場。堂號尤為這些書法體的核心。

      在這些林林總總的字對中,最能顯示中原意識及家族發展沿革者莫過於堂號、門對和棟對了。

四、       從堂號看客家的中原意識

      所有廣東客家蕭氏之堂號一律為師儉堂(林添福 1981:218)。廣東松源開基祖梅軒公立堂號時鑒於蕭氏歷史上享有赫赫盛名的蕭何公年老病革時,交代子孫:後世賢師吾儉,不賢勿為勢家所奪(司馬遷 史記: 蕭相國世家)。訂師儉為堂號期勉子孫發揚先賢之遺志。因此若在任何地方看到祖堂高書師儉堂者,必定是梅軒公之裔孫,源於廣東之蕭氏客家子弟。

      蕭氏堂號除師儉堂外,還有河南堂、蘭陵堂、鳳翼祠、岑海堂、芳遠堂、書山堂、斗山堂等(林添福 1981:218)。

      堂號由來如前所述,各支派徙居之後,在新居之地建祠堂祭拜祖先。自訂堂號以紀念肇基之祖。蕭氏子孫如未自訂堂號者通常以河南或蘭陵為堂號。以河南為堂號係因河南為蕭氏始祖食采之地;以蘭陵為堂號則因南北朝時代齊梁兩朝蕭氏均位列九五,族大勢盛,而當時蕭氏族人泰半居於江蘇南蘭陵之故。

      蕭氏始祖為微子啟之後叔大心。微子啟原名開,因避漢景帝諱而被改名啟,係商紂王同母庶兄。啟出生時其母為帝乙之妾,立為妃後才生紂,因此紂為嫡子得以繼位。紂既立為政淫亂,微子數諫不聽,啟乃遁居徐州。武王伐紂滅殷建周,封紂子武庚以奉殷祀,立三監以防。成王立,年幼,周公攝政。管蔡不服,勾結武庚叛亂。周公東征三年克之,承成王命誅武庚。令微子啟代殷後奉其先世,封於宋(司馬遷 史記:宋微子世家)。春秋之時宋萬叛國弒君,微子啟之後叔大心出兵平亂,因功受封於蕭邑。從此以蕭為姓,為蕭氏始祖(林添福 1981:71)。蕭邑即今江蘇北部之蕭縣,時位於宋國境內。宋國領域中心位於河南,因此河南堂成為蕭氏最早之堂號(林添福 1981:219)。

      叔大心之後第四十六世孫蕭道成受劉宋禪位,建國號為齊(南齊書 本紀一)。道成係南蘭陵〈江蘇武進〉人,族人主要分佈蘭陵地區。因而蘭陵也就成為蕭氏的另一個主要堂號(林添福 1981:219)。

      台灣早期蕭氏族人主要來自於福建和廣東。不論福建的閩南蕭氏還是廣東的客家蕭氏,其實脈同一源,均歸源於五代十國時楚國兵部尚書、叔大心五十七世孫蕭覺。覺徙居江西泰和。覺之後叔大心六十四世孫梅軒於宋末元初天下大亂之際自泰和經閩西石壁徙廣東梅縣松源,為蕭氏入粵始祖,訂堂號為師儉堂。六十六世蕭時中為明永樂九年狀元,奉旨任福建漳州主考,定居漳州為入漳始祖。其子積玉開基鄭店,立芳遠堂。六十八世崇星另立書山堂。六十九世滿泰徙南靖書洋內坑另立斗山堂。七十世孟蓉徙南靖上下湧另立湧山堂。另一支五十六世蕭曦於唐末中和元年入閩居長樂縣大鰲坑為入閩始祖,立鳳翼祠。曦之後叔大心七十八世孫徙晉江縣岑兜,立岑海堂(林添福 1981:218)。這些蕭氏脈系均有裔孫移居台灣,閩系大半分布嘉義彰化,粵系主要分布六堆及桃竹苗。

五、       從門對觀察客家的中原意識

      客家人每一姓氏均將其祖先之中最具輝煌成就之事蹟標示於門對之中,蕭氏家族自不例外。蕭氏先祖之豐功偉業,在漢唐盛世均有突出表現。

      門對之左聯為〝漢京丞相府〞,稍具歷史常識者必能聯想到其主人翁蕭何。漢京是指西漢都城長安,丞相府自然就是蕭何的府第了。蕭何在秦末擔任沛縣的主吏掾,當劉邦還是一個素行不怎麼端正的小角頭時,蕭何常以其職位護著他。當劉邦聚眾起事時,蕭何即棄職追隨劉邦為其主要幕僚。劉邦兵入關中時,屬下忙著分財寶、奪婦女,只見蕭何收藏秦朝丞相御史留下的律令圖籍,大夥都笑他傻。項羽焚咸陽城後,只有蕭何保有明確的天下戶口資料。楚漢相爭時,蕭何依據這些資料為劉邦徵兵徵糧,使劉邦無後顧之憂。他又向劉邦進言,推薦韓信為大將軍,建立莫大功勳。蕭何又將家族子弟勝兵者數十人交給劉邦運用,劉邦大為高興。天下大定後論功行賞,蕭何以功勞第一受封酇侯,受命丞相。賜與劍履上殿、入朝不趨之尊榮,父子兄弟十餘人皆有食邑。陳豨及淮陰侯先後造反時,均用蕭何之計定之,晉封蕭何為相國。惠帝時蕭何年老病革,惠帝御駕親臨府中探視,並請推薦繼任人選。蕭何舉曹參代之(司馬遷 史記:蕭相國世家)。參繼任後一切法令規章均依蕭何所訂,無所更改。史稱〝蕭規曹隨〞。

門對右聯為〝唐殿祕書家〞,此中典故源於唐玄宗開元年間文名滿天下的蕭穎士。穎士字茂挺,四歲就會寫文章,十歲已成為太學生。他看書一遍之後就可把書中內容熟記而背誦出來。十九歲考上進士,當時對策列名第一。被授予秘書正字。日本使臣來華時特別向皇帝請求希望能以蕭夫子為師,其文采連海外都相當出名。穎士死後諡文元先生(林添福 1981:177)。

六、       從棟對看客家的中原意識

      棟對是六堆地區客家祖堂中較為獨特的資料,其字數甚多,甚至有長達六十個字以上的(劉還月 2000:331)。從棟對的內容可看出此家族的發展沿革及遷移的時空背景,大體上與中國歷史的發展過程息息相關,是客家人中原意識最具體的表現。

      師儉堂仕傑公脈下棟對左對為〝石扇繼松源輝燕翼振鴻圖五十郎開基俊傑英才榮八葉〞。其中表述了此一支系在五十郎梅軒公開基松源之後,從松源遷居石扇〈今廣東梅縣石扇鎮〉。分支遷移之後兄弟合作大展鴻圖,期望能夠再創蕭氏祖先八葉宰相般俊傑儘出的輝煌成就。八葉宰相是指唐朝時蕭瑀之下子孫相承先後八人擔任宰相的事蹟。蕭瑀為南朝後梁明帝之子,隋亡後梁之後,專心於經術之研究。唐高祖建國後,受封為宋國公。高祖甚為器重,呼之為蕭郎公。他對公事孜孜盡力,不敢鬆懈。有一回高祖下敕令,瑀未隨即頒布。皇帝詰問為何如此?瑀說隋大業年間曾發生敕令前後矛盾的事故,因而我必須將敕令確實勘審無誤後才敢發布。高祖大為稱讚說:有這麼認真的大臣,我還有什麼可擔憂的呢?唐太宗時因蕭瑀傑出的表現,任命他擔任參知政事,成為宰相。後世子孫分別有蕭嵩相元宗、蕭華相肅宗、蕭復相德宗、蕭俛相穆宗、蕭寊相宣宗、蕭仿相懿宗、蕭遘相僖宗(林添福 1981:176)。子孫相承八人拜相,世間罕見,因而列入棟對以勉子孫。

      棟對右對為〝元明推唐宋啟人文昌大族十六世渡台綿延瓜瓞著三方〞。首先將中國中世以來朝代世系作個交代,敘述歷來文明昌盛的概況。然後點明來台祖是五十郎廣東開基祖之後第十六世,定居台灣後子孫繁衍,枝葉茂盛遍及各處了。吉洋師儉堂來台祖仕傑公於乾隆二年開基龍肚二百多年以來,子孫繁衍超過十個世代。除龍肚開基夥房外,在十坑、吉洋、橫山尾、竹頭角、佳冬等地有分支夥房。子孫更是遍佈全台甚至海外。士農工商軍警公教均有裔孫任職,其中任職教育界者甚多,大中小各級學校,校長、主任、組長、教師各個級職,都有仕傑公的裔孫。真是綿延瓜瓞著三方。

七、結語

   客家族群移居台灣之後,大半分佈在窮鄉僻壤之境從事農墾工作,看天吃飯。早期忙於生活糊口,幾乎沒有受教育的機會。日治時期設立的公學校,以同化教育為目標,絕不可能提倡中原意識。家父蕭阿傳公終其一生從未接受正規教育,其餘鄉鄰背景也泰半如此。基本上他們對中國的史地常識不可能有深刻的了解,也不可能知道章太炎是何許人物。但建造祖堂時卻不約而同的造出章太炎形容的中原士族房屋的式樣(郭壽華 1963:21)。在美濃不管那個姓氏所建造的祖堂架構都是如此。每一家的堂號、門對、棟對無一不充滿了中國傳統意識,緬懷先賢策勵子孫的內容。反映出客家族群的傳統觀念,完全不受異族統治的影響。在這種充滿中原背景的時空資料之環境薰陶之下,客家族群擁有如此濃厚的中原意識自然就不足為奇了。  (本文載2001年11月香港中國評論四十七期)

蕭盛和台美濃人是我們的先祖梅軒公的後人。我們在互聯網上聯繫過。

(耀章記二○○六年七月廿五日于舊金山)

Victory Day

一張抗戰勝利日的合照

蕭耀章/舊金山

 六十年了,這張的照片,依然保存完好。往事如昨,而影中人已由翩翩少年變為垂暮蒼老,有一位可能已不在人世!六位高中行將畢業同窗好友,在聽到日本無條件投降的八月十五日,興高彩烈的一同到照相館,攝下這張半身合照的相片,大家的臉上都充滿著喜悦和希望。照片下面還寫有”Victory
day’就在那天,大家;還學會了從未聽過的”Unconditional surrender”(無條件投降),這句英語。

由左到右是:高淑文、王道雄,余鵬飛、我、黃再青、何鏡輝。高同學是商人子弟,在校時生活比較寬裕,也最慷慨。嘴饞時湊錢買零食,出錢最多的是他。可是今天他卻沒有出現在新編的《同學錄》中。我不敢追問,追問的結果必定是凶多吉少。王同學是我最親近的好友,他一表人才,成績很好,
1948年,要到江蘇升學,搭乘招商局廣州經台灣到上海航線的輪船去上海。為了見我,特地下船和我相聚。就是此短暫的一夕之會,沾上「台灣關係」的「惡名」,而鬱鬱不得志。我們最近通了電話,也通了信,寄來全家福照片,五個兒子,五位美麗的媳婦,還有孫兒、孫女,真是子孫滿堂。我把我《離日赴美機中有感》絕句抄寄給他:「扶桑今夜別,婦伴子牽衣,應是西歸客,緣何東向飛?」以示我當年的無奈。他回信說,幸好你「東向飛」,否則也難逃一劫!他後悔當時太老實,把道經台灣的小事和盤托出,就惹來數十年的浪費。余同學也通過電話,電話中我難忘他六十年前出示我的「傳家之寶」:羅浮山修道的畫家余子珊的的神品《牡丹》等畫作,他說現在全都不存在了。記得1983年返國為父奔喪時,在鄉同學卅二年重聚,他帶來畢業照,照片的背景是校門牌樓,上面的「青天白日」國徽卻被刮掉了,不用說是出於恐懼。黃同學在校時新詩寫得很出色,現住廣州,只知道他平安,好像早已不再寫詩了。何同學一直擔任美術及音樂教員,最近曾到北京人民大會堂老人聚會中獻唱,受獎。我呢一生虛度,由大陸而台灣而日本,又移民美國,正如好友金湘泉兄先前用電影名片「歷盡滄桑一’美’人」自嘲,卒之成為「美國公民」。我對他們說:一遷再遷,就是樹木也難望成材,何況是平凡的我。雖然逃過大時代的劫難而幸得「安身」,卻因無以「立命」為平生之憾。老來發表幾篇文章,有感而發,寫下《文成感賦》七絕一首:「狂繞書房坐復行,嘔心瀝血已三更;書生老抱圖強志,有淚如江今始傾。」這是我對中華民族愛恨交織的寫照。以上是六十年來影中人的概況。

從這一回顧,使我聯想起更多的事:故人台中民聲報的記者游風先生,他生前告訴我一段舊事:他們一家原籍福建上杭,父親精通歧黃之術,戰前到台灣懸壺濟世。抗戰開始時,舉家毅然返國,共赴國難。行經湖南時,行李中有一架台灣帶回去的雙極管收音機,被檢查的人發現了,竟以「漢奸」嫌疑把他們扣留。幾經周折才獲放行。「愛國華僑」竟然變成「漢奸」!還有台大校友陳若曦和她所寫的小說,大家都耳熟能詳,無庸贅述。聽母親說,由於我在台灣讀書,「解放」之初,我家晚上不准點燈,為的是怕空襲時指示目標。一個小小農村有何目標值得如此重視?一介農民那能做奸細?吾鄉教育先進蕭惠長先生,在河邊建造了一個別墅「塵廬」還有一個美麗的花園,「解放」之初也被拆毀,這是村裡唯一值得休閑的好去處。惠長先生卒於「解放」之前,他在自撰自刻聯中說:廬中「有金有石,有圖有史」 ,留下來做圖書館,閱覽室,再不就做托兒所不好嗎?為何非要要拆掉不可?,從這些事使我想到中國國民知識的普遍落後,才會產生上述的「笑話」。類似的笑話,連實施九年國民教育的台灣也不例外,像胡說八道、言而無信的阿輝、阿扁把台灣搞成這副模樣,仍有不少人跟著他們走。甚至貴為行政院長的謝長廷,數年前相信宋七力的「顯像分身」,尚可原諒,現在電腦動畫已能製作《太空戰爭》千奇百怪的電影,科技發展到連中小學生都做得到的「顯像分身」的今天,行政院長仍然深信不疑。五四運動提出的德先生、賽先生(科學與民主)的口號快一百年了,我們的頭腦仍然如此落後。仍須大力推行啟蒙教育。又想起故人金湘泉兄告訴我的三十多年前往事,日本某僑校的校長蕭先生,他是江西人,中正大學畢業,算得上是經國先生的幹部,為人誠懇、忠厚,十足的「江西老表」。由於參觀過大陸有關的展覽會,被人告了一狀,返台時一下飛機,即被扣留,在那個年代這是非常嚴重的事。幸好《新聞天地》駐日記者成荷生先生仗義執言,為文撻伐,始獲釋放。據說成先生返台時,蕭先生為感謝他救命之恩,一見面就當場下跪。

由上述這些事,使我想起政治掛帥的意識形態,是多麼的令人恐怖!意識形態能夠橫行,是國民知識矇昧,不能辨別是非!外國的民主,自由,我們應該學習,不能以國內的意式形態來衡量國人在海外的言行。把人民的生命交給知識淺薄的人手裡,這是多麼危險的事!監視言行,只會使人民人人自危,離心離德!當年國府開放留學,又在島內建設台灣成為四小龍之一,這些德政,留學生並不感恩戴德,相反的不少人卻學成不歸,甚至走向走向「台獨」不歸路。這都是「白色恐怖」造成的惡果。這也算得上是「台灣經驗」,值得大陸作前車之鑑。信息時代,言論公開,人民知識已遠遠超過「警察」,以外行監控內行是多麼落伍而不合理的的做法。執政者要獲得人民擁護,唯有切實做到「為人民服務」,否則民無寧日,國無寧日。雖說兩岸已經「破冰」,而意識形態的幽靈仍在僑社游蕩,戴帽子、貼標簽,為了一面紅旗而斤斤計較。要知道僑胞回歸祖國不是為了那面紅旗,而是為了改革開放的開明政策!如果由江青帶頭,王洪文殿尾,「四人幫」把這面紅旗覆蓋在「愛國華僑」的身上,華僑絕不會接受。勝利已六十年了,國家還未統一。中國人呀!何時才能從矇昧中覺醒進步、團結?中國需要富強,需要民主、更需要文明。我們應該由「激情」歸於「理性」!這是在勝利60年,一位熱愛中華民族的老人,對祖國兩岸的祈願!

9/12/2005 (發表於世界日報金山論壇)
附言:圖片不出來,容後再補。該照片是鵬飛給我影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