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CSHAW.COM 蕭 耀 章

美 洲 客 家 學 會 :: The Hakka Academy of America 千 行 憂 國 淚 萬 里 故 園 情 蕭 耀 章 文 存

Category Archives: 良師益友 – associates

寒梅著花—–臺靜農先生的小品墨戲
ABE (2001/10/31 投稿)
點閱次數:2049次
(共12人評分)

  過世已經十年的臺靜農先生是國內重要書法家,他的書法風格與個人氣質讓許多人的心中有著極深的印象。幾年來,他的書法作品展覽受到重視,受惠於他的門下第子也對他的成就、貢獻諸多討論,研究他文學創作與書藝風格表現的文章近幾年陸續出現,吾人相信他在近代書法史上會有著明確的地位。

 

 

  前言
  過世已經十年的臺靜農先生是國內重要書法家,他的書法風格與個人氣質讓許多人的心中有著極深的印象。幾年來,他的書法作品展覽受到重視,受惠於他的門下第子也對他的成就、貢獻諸多討論,研究他文學創作與書藝風格表現的文章近幾年陸續出現,吾人相信他在近代書法史上會有著明確的地位。
  在書藝之外,先生有作一些梅竹雜卉,不少作品或許只是其餘墨殘紙,似乎是文人戲墨的作品,卻也不遑書畫齊名的前人多讓,筆墨之外還有個人特質的流露,箇中趣味頗讓人細細思量。
  
  寂寞沙洲冷
  臺靜農先生出生於一九○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的安徽省霍丘縣葉家集鎮。原名傳嚴,進北京大學時改名靜農。十三歲入鎮上小學,二十一歲以靜農署名,新詩〈寶刀〉登於上海《民國日報覺悟》。同年考取北大旁聽生資格,次年任北大研究所國學門「風俗調查會」事務員,與常惠(一八九四—一九八五)、董作賓(一八九五—一九六三)、莊尚嚴(一八九九—一九八○)結為莫逆,後以北大研究所國學門肄業。一九二五年初識魯迅,禍福無論,自此兩人友誼深厚。一九二七年初入杏壇,任中文系講師,隔年因為出版《文學與革命》首次被羈押五十天,一九三二年、一九三四年亦有捕押情事,一生總遭遇三次牢獄之災。一九四六年來台,任教台大中文系。一九四八年獲聘為台大中文系主任,迄一九六八年以年事高堅辭止,一九七三年正式自台大退休,計在台大任教達二十七年;同年應輔仁大學與東吳大學禮聘擔任中文研究所講座與研究教授,奉獻心力作育英才,培育許多當今文學中堅,一九九○年十一月九日病逝台大醫院,享年八十九歲。一生學術論文專文豐富,著有《關於魯迅及其著作》、《地之子》、《建塔者》,後收錄有《龍坡雜文》、《靜農論文集》、《我與老舍與酒》等書。
  透過前人整理的年表,回顧他一生經歷,這位早熟的現代文人,在文學表現早就展露頭角,無論詩歌或是小說都有傑出的表現,整理歌謠更是年輕時期的主要志業。隨著翻閱的歷史書頁,跨過了時間的長河,到達了民國初年,一群極力改革的年輕人正在辛勤的奮鬥,而他也是其中的一員,這一時期是文學與思想齊進。因緣際會來到台灣之後,在文學創作的工作稍微停歇,專心於傳統中文的教學與古代文獻的考證,這是研究傳統典籍的時代。退休之後,所有繁重授課工作以書畫取代,這是他專心書法,閒時畫畫的階段。在這幾個階段裡,他的文人特質貫於其中,所以當我們想要去討論這位頗具特色的書家所代表的意義時,不免聯想到在他骨子裡保有的那股濃郁的五四精神,是以儘管後半生的歲月投身於台灣的中文高等教育,但是那種桀傲不喜受到束縛的特質卻依舊在他的書法作品中呈現。
  跳離不間斷的練習與琢磨,吾人相信書畫是一個人生活歷練的縮影。在臺先生的書法作品中每個階段都有明顯的變化。從生命轉折而論,或許到台灣的生活並不是臺先生所預期的,至於是否常住於此的問題也當時許多戰亂時期隨軍隊前來的人的想法,但畢竟在這裡安定的生活是比之在大陸隨時都有莫名的災禍來的好些;此外,離開故土也遠離了一些政治壓力。是以臺先生以中文造詣獲得台灣大學的中文教職,在學校任教時期僅以授課與專業論文寫作為主,孜孜不倦的培育新的中文人才,韜光養晦以致生活可以平順。至於書法、繪畫雖然不曾間斷,但卻不以此誇示,盛名則是在離開學校生活安適後才衍生的行為。
  誠然,書為心畫,書法的線條可以加以剖析而後得到某種程度的對某人性情的認識,事實上在中國書畫中的一些文人簡單的筆墨戲作,更是提供我們進一步理解其內在涵養與創作風格的重要依據。在米芾的《珊瑚筆架圖》中,他慣有恣肆的筆觸,將他的自信表現無疑;而在趙孟頫的《秀竹疏林圖》中,似乎也透露出這個舊時皇親那般的無奈。所以當我們要去面對這些折枝入畫、用筆簡約、構圖輕盈的畫作時,不免就要對這一位書畫家的生平做些回顧,從他一生翻騰的經歷中尋出他畫作想要訴說的內在世界。
  
  寒山轉蒼翠
  常說「書畫同源」,指的是書法與繪畫在筆法上的關連。傳統繪畫無論是哪種師承,都要求從筆法開始,從練習書法中掌握用筆的巧妙,之外輔以水墨畫事的練習,便可以說是文人平常練習書寫動作之外的休閒娛樂。從北宋以來,文人士大夫繪畫便自成一格,抒情寄性,況物言志,不拘泥於形似,用水墨寫意以表現不同於職業畫家的情趣。花卉中的梅、蘭、竹、菊被文人賦予道德品格,稱為「四君子」,畫之表示高節品格。其中的梅花,在中國人的心中有著特殊的意味,在詩詞中詠梅的詩句,不勝枚舉,總地而言,這一花種被定位在冰清玉潔,深具傲骨。所謂「不經一番寒徹骨,那得梅花撲鼻香。」表示一個人的成功是來自許多的困頓與挫折的磨練,絕對不是一蹴可幾,更不會是無中生有。
  墨梅傳始自華光和尚,北宋末年的楊補之,書法學自歐陽詢,「以其筆劃勁利,故以之作梅。」其所畫墨梅清雅閑淡;之後趙孟堅的梅花「清而不凡,秀而雅淡。」元朝畫作更加強調筆墨趣味,王冕畫梅「萬蕊千花,自成一家」,並著有梅譜總結了前人與個人畫梅的創作經驗,也影響到明代的畫梅表現;到了清代,人文環境諸多變故,花卉成為特色,揚州畫派中就有多人擅長畫梅:金農的藏巧於拙、羅聘的蒼厚之趣、汪士慎清淡秀雅、李方膺蒼勁雅健。畫梅一事遂成一股歷史淵流。
  「幽心人似梅花,韻心士同楊柳。」文人氣質濃郁的臺先生,梅花的表現也最為出色,不論簡枝或是繁枝,在在生動有勁,「以其筆劃勁利,故以之作梅。」這句話似乎也可以是欣賞其墨梅的重點。(圖120、133)莊申師曾說台先生晚期幾件梅花作品,是他畫梅的重要變革,畫面構圖不同於早先簡單的幾支梅枝橫斜風格,逐漸變成繁花茂枝。究其理由包括來自與大千先生的交游觀摩,與對自己膝下子嗣的關照等。莊老師的言語切中那些梅朵的心意,那正是相交相識的友情與水濃於血的親情,至於故土,可就是「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的感慨了。
  梅枝的姿態一旦成為論述的重點,無由地,骨幹堅硬就是注意的重點。畫論有言:「梅花眾在枝稍峭拔,長短合度,穿插自如,疏密有趣。老幹最忌木炭一段,要有顯露,有掩映,分枝之前後,老幹毋皆在枝前安放。美花必須先從嫩枝畫,由細而粗,由嫩而老,層層生發,千變萬化,不可重複。」論及臺靜農的梅花時提及他與張大千先生的交遊,這一方向確然也是影響其梅花的表現的重要因素,同樣以影響到他的書法表現。張大千筆下有意無意所造成的書寫顫動,那線條的表現與臺靜農那種提按筆調,同是那類趣味,將這這種趣味轉之於畫梅,那在梅幹的處理更顯得琳瓏有致,在梅枝的翻轉盤錯中,就因為筆觸提按所造成一種前後虛實的局面。查禮的《題畫梅》有一語:「繪畫之事,文人筆墨中一節耳,能與不能,精與不精,故無足輕重,然古人敦忠孝者或能書能畫,或書畫雖不甚精,而世多珍惜之,何也?重其人遂重其翰墨耳。……梅於眾卉中清介孤潔之花也,人茍與梅相反,則媿負此花多矣。詎能得其神理氣格乎?」作品《斧斤之餘》(圖124)就是如此合拍。
  作品《竹石》(圖132)一圖中,竹節堅貞,石體堅固,就如米芾說蘇軾《枯木竹石圖》之語:「石皴硬,亦怪怪奇奇,如其胸中蟠郁也。」而《紫玉》(圖131)正也如同徐渭的《墨葡萄圖》那般點劃葡萄,水墨酣暢,筆簡意濃,形象自然,狀物不以形似,生動而有發揮。作品《菊竹》(圖125)中的幾朵菊花挑明了陶淵明的「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那種隱逸的思維,後頭挺立的竹影,宣示了本身的氣節,在不大的尺幅中表現了高士般的精神。
  郭若虛評文人畫時說:「高雅之情一寄於畫,人品既高矣,氣韻不得不高,氣韻既高矣,生動不得不至。」從為數不多又看似墨戲的作品中,有著淡逸空寂的意境,也可見到清新氣象,這位現代文人是將最精采的生命歷程奉獻給文學創作與教學,但卻用終生的思想積澱的精華提供于書畫創作,在瞬間即逝的繁華世界留下令人嚮往的讚嘆。
  
  骨傲情多
  在梅譜中說道:「古人以畫為無聲詩,詩乃有聲畫,是以畫之得意猶詩之得句,有愁而得之者,有感慨憤怒而得之者,此皆一時之興耳。」又說:「凡欲作畫者須寄心物外,意在筆先,正所謂有諸內必行於外矣。」是基於相同的理由,相同的情感,臺先生的這些簡筆花卉也正以此脈絡鋪陳。《醉古堂劍掃》有這樣一句話:「結想奢華,則所見轉多冷淡;實心清素,則所涉多厭塵氛。」或許可以為這一時期的一些作品作了註腳。因為人格的完成,與個人的生物本質情感、傾向、慾望與本能有關,是由經驗所獲得本質與傾向的綜合體,只是這個運作模式不單是生物性的本能活動,同時也受到既有的社會文化影響,在其認知下,人格發展便有一定的秩序。
  十九世紀的西方社會也曾出現田園風,藝術家紛紛將表現鄉村和自然的景緻,來舒緩新興都市所帶來的煩囂壓力。不過這種風尚早就是中國文人畫中的主軸,在畫中的世界中,既是人生的起點,更是生命的歸宿,穿過這樣的一條通道,我們彷若更加靠近了這個書畫家的表現逸趣。
  
Advertisements

夏德儀教授講佛教故事

在台大讀書時,夏德儀教授教我們中國通史,講到佛教傳入中國。他附帶講了一個頗具哲理的佛教故事:

有一個小偷,練就一身翻牆穿壁、登堂入室偷人財物的本領。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的兒子也想繼承父業,就一再要求父親把絕技傳授給他,父親每次都支吾其詞,相應不理。可是經不起兒子一再要求,終於答應了。

到了夜晚,父親趁黑帶兒子到一戶人家的牆外。叫兒子爬上他的肩膀,然後用力把他送進屋內。幸好未被發覺,兒子就躡手躡足走進一個房間,打開衣櫥準備行竊。忽然聽見女主人的腳步聲由遠近,他連忙躲進衣櫥裡。主人進了房間,發現衣櫥微開,就把櫥門鎖上,上床睡覺去了。小偷的兒子被鎖在櫥內,萬分焦急,又不敢聲張。心裡想,如是待到天亮被主人發現,該如何是好?他左思右想,忽然心生一計:他就裝作老鼠在衣樹裡啃木板。主人聽到衣櫥有老鼠,就爬起來察看,門尚未全開,小偷就就衝門而出,一溜煙往門外逃跑了。兒子回到家裡,大興間罪之師,責怪爸爸開這個大玩笑,差點被人捉個正著。他爸爸就問他是怎樣脫險回來的。兒子就一五一十把經過告訴他爸爸。他爸爸說:你己經學到我的祕訣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世上的事並不足一成不變的,讀書也好,做事也好,不能食古不化,要創新、求變,更要隨機應變,要用自己的智慧去解決問題。運用之妙,存乎一心,是可會意不可言傳的。

自從毛澤東君臨中國大陸,共產黨的造神運動把他奉為神祗,要人民「聽主席的話,照主席的指示辦事」,全國人民不敢越雷池一步。使十億人民思想僵固不化。中國因此落後了數十年。改革開放後和外面接觸多了,特別是台商、港商、僑商和外商紛紛到大陸投資,帶來新風氣,年輕出國留學,學到新知識、新思維。開放20年來,特別是年輕人沒有舊包袱,思想解放得更快,終於創造了「中華盛世」,使中國和平崛起於世界。不過領導層還得努力擺脫舊思想,舊框框,甚麼「三個代表」、「五個保先」,都是不脫毛主席愚民的老套。朋友由大陸寄來一本小冊子,是某大學教授的力作《盛世微言》,這位教授曾在美國住過兩年,回去寫文章仍然要從馬克斯的《資本論》中找依據。共產主義已被世界人民唾棄,我們的市場經濟已經比資本主義還要資本主義了,我們依舊抱著僵屍不放,這就食「股」不化,食共產主義的「八股」不化。非要改正不可。

Last saved: 10/15/2005

蕭一葦詩存

宗長蕭一葦曾在世界日報發表一詩,,我曾剪存,遍找不著,只記得其中佳句:「千載家聲惟恐墜,夜披文選誦琅琅。」這是寫我蕭氏南朝之風流文采之家聲,祖先梁昭明太子編纂中國第一部文學總集《昭明文選》之事。2003因同學林恭祖之介,,承繪《麻姑獻壽圖》祝母親百齡之壽,得緣書牘往返。承贈《一葦詩存》一冊。

 
清水安三先生的中国情结

 
樱花盛开的季节又要到了,樱花丛中的樱美林又浮现在眼前。
一年前,我在日本樱美林学园工作了一年,在这所学校大学院(即研究生院)的国际学研究所担任客研究员,同时大学的文学部任兼任讲师,给高年级和研究生讲授两门课程。
说起樱美林,很多人都有些生疏,但说起北京朝阳门外的陈经伦中学,熟悉的人就不少了。其实,这两所学校有着极为密切的姻缘关系。陈经伦中学的前身是北京朝阳门中学,而朝阳门中学的前身,便是上个世纪20年代初由日本学者清水安三先生创办的崇贞女校。
 

作者在日本樱美林大学清水安三先生铜像下
 

北京崇贞女校

清水安三先生1891年出生在日本滋贺县高岛郡新仪村的一个普通农家。中学时期,他受当时世风影响,接受洗礼,成为基督教的信徒。1910年,清水先生考入京都的同志社大学神学部。读书期间,曾参加过传道工作。大学五年级时,他读到刚刚出版的德富苏峰的《支那漫游记》,又在奈良唐招提寺了解到鉴真和尚的事迹,遂对中国产生了兴趣。
1917年5月,清水先生结束兵役,6月受日本组合教会(即日本基督教教会联合会)派遣,以宣教师(传教士)身份来到沈阳。不久,便在沈阳小西门外开设了一所名叫儿童馆的小规模小学,学生大约是中国、朝鲜、日本孩子各占三分之一。
1919年,清水先生为了更好地学习中文,特移居北京,落脚在霞公府内小纱帽胡同的日本同学会。这个时期,他开始进行现代中国思潮研究,阅读了陈独秀、胡适、鲁迅、周作人、钱玄同的著作。《鲁迅》日记里,出现过清水先生两次拜访的记录。
这年,中国北方大旱,许多地方绝产,一些国家在华基督教会发起赈济,清水先生也参加了救援,在禄米仓一带从事灾童收容工作。这段时间,清水先生目睹到中国底层民众的凄惨生活,产生了救济贫民儿童的愿望。1921年,他从灾童收容所得到300元酬金,于是自己又拿出200元,在朝阳门外灾民集中的地方,买了一小块地,于5月28日创办起“崇贞学园”(最初叫“崇贞工读女学校”),专门招收贫苦人家的女孩子。而这一天,后来也成为日本樱美林学园的创始日,我在樱美林时,正赶上建校80周年,庆祝活动各种各样,十分隆重。
现在的朝阳门外,已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的CBD商务区。但是,当年这一带却是北京最穷困的地区之一,加之五四运动后的反日情绪,使清水先生费了好大劲儿,才招募到60名学生。
办学过程中,清水先生感到自己的学识还需要补充,于是赴美国欧柏林大学(0berlin College)神学部留学。这所学校给清水先生留下很深印象,以至战后回国创办大学时所起的“樱美林”一名,亦采用了欧柏林的偕音(樱美林的日语读音是obrin)。樱美林这个名字很有意思,它有双重含义,即带有清水先生留学的印迹,而“樱”字又含有祈望和平之义。
清水先生在美国留学了两年,毕业后马上回到北京,继续操办崇贞女校。经过多年惨淡经营,到1935年崇贞女校扩充为有六年制小学部和三年制初中部的一定规模学校,教师也达到10名,而学校的发展也给周围带来了一些新的生气。
崇贞女校是一所贫民学校,经费主要来自募捐和自创。捐款总是有限有,于是学校通过学生们的养鸡、刺绣等劳动,获得一些费用。这样,学校一直坚持免收学生的学费和授课费,仅收少许杂费(小学20钱,中学1元)。办学17年间,共招收学生千人以上,毕业者500余人,其中赴日本留学4人,至东京各技术学校者数十人。
在办学宗旨上,崇贞女校坚持“学而事人”精神,教育面向实际,面向学生走上社会后能够自食其力。作为女校,它还特别强调女权,强调男女平等。“教育平等是平权,空说解放亦徒然,富贵责任男女均,庆祝崇贞万万春”,“女儿身体更宜强,体操唱歌乐洋洋,强国要基在少年,不让男子著先鞭”。《崇贞学园校歌》的这些歌词,就反映了这种意识。
 
  2001年4月,为了纪念清水安三先生,陈经伦中学建立了“学而事人”纪念碑,图为揭幕仪式

 
清水先生是一个信奉和平主义的日本人。1919年5月五四运动期间,在北京的日本人曾召开会议,通过要求日军出兵中国的决议,会上只有他一个人表示反对。其后,他先后访问过蒋介石、宋美龄、胡适等,相继发表《在支外人生活的批判》、《日本军阀之批判》、《支那赤化了吗》、《援助南方国民革命军》、《必须放弃租界》等,其观点都反映了一个正直日本人对形势的认识。

樱美林学园

抗日战争结束后,崇贞女校被中国政府接管,清水先生于1946年3月离开生活了20多年的中国回到日本。战争的创伤坚定了他的和平主义,回到日本的当年5月,他在东京都町田市附近的一片开满樱花的山丘上,他感悟到人类需要和平,于是在这里创办起樱美林学园。学园紧挨着当年日本军部生产坦克的军工厂,如今已经改造为象征和平的樱花大道(名叫尾根绿道)。这条蜿蜒在山腰长达1.5公里的山路,两旁种植了18个品种的樱花,每年3月上旬至4月中下旬,寒樱、江户樱、垂樱、八重樱、粉樱、大岛樱、吉野樱、白妙樱、山樱、贵妃樱、追樱、汉樱、富樱等,仿佛接力赛一样,小朵的,大朵的,一个接一个地竞相开放。人们都知道樱花是白色,其实还有粉的、淡红的。每年4月的第一个周末,町田市都要在这里举行樱花节,一连两天,热闹非凡。
清水先生亲手创作的《樱美林校歌》,第一节就表达了樱花应当成为今后的和平之花。作为一所基督教学校,樱美林的办学理念被确定为“以基督教主义为基础培养国际型的人才”。由于清水对中国和美国有比较深刻的了解,所以他特别强调“教育的本质是爱”这一原则。
 

  樱美林学园四围种满了象征着和平的樱花

日本的学园,是一种从幼稚园到研究生院的一贯制体制的学校。樱美林学园也由幼稚园、中学校(初中)、高校(高中)、短期大学(专科)、大学(本科)、大学院组成(樱美林没有小学)。在樱美林,清水先生相继担任理事长、大学长(大学校长)、学园长、总长等职务。樱美林学园中,大学是它最主要的部分。一年前我离开时,樱美林大学共有学生6500余人,专任、非常勤(兼任)教师500余人,职员300余人。在日本497所私立大学中排名第79位。
由于清水先生的经历与中国有着密切关系,故在教育方面也特别突出传授中国文化。一位学生告诉我,樱美林虽然是个小大学,但它的中国文化教育,却在东京地区进入了前三甲。
樱美林的有些现象,很耐人寻味。如在学校建制上,文学部就专门设立有中国语中国文学科,这在日本是很少见的。中国语中国文学科的师资力量比较雄厚,教员中的许多人都曾在中国长期生活过。植田渥雄教授(当时任副校长)在东北多年,一口汉语极为流利,他研究元曲,不仅能够创作,还能演唱,而且唱起来有板有眼。绝对专业。科长(系主任)南条克已教授,从小在山西省长大,他的父亲还曾在八路军中做过事。
另外,中国语中国文学科的教员,有许多来自东京大学。如植田教授是东大毕业后直接来校任教。日本著名鲁迅研究家丸山升教授,也是从东大退休后被樱美林聘请来的。而现在的东大中文系主任藤井省三教授,则是东大毕业后先来樱美林,后又调回东大。东京地区讲授中国文化的著名私立大学有三所,其中一所二松学舍大学,而二松大学现任校长石川忠久教授,便来自樱美林大学中国语中国文学科。
还有一个很特殊的现象,即中国语中国文学科教员编制中,规定必须有1人是中国籍。我到樱美林之前,一位有着清朝皇族血统的金若静先生刚刚退休,接替她的是一位有十多年教书经验的上海人杨光俊先生。
樱美林在中国文化教学方面也有特殊之处。课程设置中,作为基础课的有中国语学入门、中国文化入门、中国文言文入门等。作为语言课的有:音声中国语、中国语会话、中国语讲读、中国文言文讲读、中国语表现法、应用中国语、时事中国语、中国语学概论、中国语音声学、中国语文法、中国语音韵研究、中国语方言研究、中国语文体研究、中国语教学研究、中国语文字学研究、中国语特殊研究、鉴定与资格中国语等。作为翻译课的有:日中翻译技法、日中通译技法、日中对照言语研究、共通语言研究等。在专门史方面,除了中国文学史、中国思想史等通常课程外,还列有中国女性史、中国艺术史、中国语史、中国美术史、中国书道史等。对于高年级和研究生,则还有中国文学概论、现代中国文化、现代中国事情、中国古典文学研究、中国白话文学研究、中国近现代文学研究等。在语言教学上,它不仅设有普通话,还设有方言课。学校认为,日本与中国打交道,南方是重点之一,因此开辟了上海话、客家话、厦门话等作为选修课,以适应培养复合型人才的需要。
日本社会对内封闭的意识很浓,表现在就业方面,就是一般不承认别国的学历,优先考虑的是日本国内毕业的大学生。樱美林对此做了大胆突破,对于学生出国留学,采取了特殊的鼓励政策,允许把出国留学的时间计入在校的四年学程之内。这一点很不容易。
由于上述关系,樱美林大学虽然规模不大,却吸引了不少热爱中国文化的学生。我的学生中,最远的家住在千叶县,每天往返要乘四五个小时的火车。我问他为什么不到离家近些的学校去,他说为的就是樱美林的汉语教学比较优秀。
樱美林很重视国际交流,与世界50多所大学建立了交换、提携和协力关系。就中国而言,截止2001年4月,已与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语言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复旦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师范大学、黑龙江大学、东北师范大学、辽宁师范大学、大连外国语大学、长春大学、浙江大学、深圳大学等17所大学建立了交换制度。樱美林的留学生,除了没有非洲的外,其他各大洲的学生都有。在图书馆,常常可以遇见韩国、蒙古、台湾、马来西亚、美国、加拿大,甚至洪都拉斯等一些小国家的留学生。当然,留学生中最多的还是中国人,我离开时,学校的中国留学生已达60余人,以至不论我到那里,都能听见熟悉的中国话。
为了加强学校的国际特色,樱美林每年都从国外聘请教员前来讲学。我住的宿舍,就是专门为外国教师盖的公寓。公寓里的中国人,除了我,还有一位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教师,和一位新疆师范大学的维吾尔族教师。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两国人民有着割不断的联系。清水先生回到日本后,始终挂念着崇贞女校。1988年,96岁高龄的清水先生与世长辞,但他制定的教学方针、他的育人精神,已融入樱美林传统,并受到中国教育界的重视。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樱美林也她的母校恢复了往来。在今天的陈经伦中学校园里,耸立着两块清水先生题字碑,它们既表达了人们对清水先生的怀念,也象征着中日两人民的友谊。

2003年3月7日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