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CSHAW.COM 蕭 耀 章

美 洲 客 家 學 會 :: The Hakka Academy of America 千 行 憂 國 淚 萬 里 故 園 情 蕭 耀 章 文 存

Category Archives: 耀章論政 – politics

連宋的功業應在祖國大陸

蕭耀章/舊金山

  國民黨主席連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  應中國共產黨主席胡錦濤之邀,訪問大陸作「和平之旅」和「搭橋之旅」, 受到大陸同胞發自內心的熱烈歡迎, 中共當局高規格接待,全球媒體廣泛報導,海內外中國人目光集中在他們身上, 各國政府也注視此兩件大事。聲望之高,不特是兩人從政以來前所未有,其他政壇人物亦無人能出其右。 

 連戰回台之後,雖然有「秋田犬」(日本名犬也)唁唁狂吠,而大多數台灣同胞都肯定此行的意義重大,為兩岸奠定了和平合作的基礎。黨內同志更紛紛簽署要求他續任主席。為了誠信,他婉謝了大家的好意。

   宋楚瑜回台之後,由於他在勝選之後未依照立委選前「國親合」的承諾,卻與陳水扁合作, 達成「十項共識」,原希望阿扁能夠改邪歸正,, 放棄台獨,達到兩岸和平統一而留名青史。 或有可能獲得「諾貝爾國際和平獎」。可惜卻忘了陳水扁是個言而無信的政客。 且有台獨分子的掣肘。而且陳水扁是受李登輝的教唆來拉攏宋楚瑜以分化泛藍陣營的。希望落空自是預料中的事。結果又受到一次愚弄;且惹到泛藍支持者的不滿。國大選舉親民黨竟然落在台聯之後,淪為第四大黨, 引起黨內精英揚言退黨,聲望為之大跌。不過宋的「理想」和處境是仍然值得肯定和同情的。

     連戰主席為史家連雅堂先生哲裔,出生之時惡鄰日本正欲滅我中華之時,預知中日必將一戰,故用「連戰」為孫兒命名。經過全民艱苦抗戰,卒之獲得勝利。連 雅 堂先生 於 一 九 三 一 年 四 月, 寫了一封信給 國民 政 府 委 員 張 繼  ,命兒子震 東 持往 大 陸 , 投 奔 張 繼 , 報 效 國 家 。 連 雅 堂 告 誡兒 子 :「 欲 求 臺 灣 之 解 放 , 須 建 設 祖 國 , 我 為 保 存 臺 灣 文 獻 , 暫 忍 居 此 , 你 既 已 畢 業 ,且 諳 國 文 ,應 回 祖 國 效 命 ,我 和 你 母 親 也 將 到 大 陸 定 居 。」可見促進兩岸和平、建 設 祖 國,是實現祖、父的遺志, 對連戰來說是實現忠孝兩全之大事。

   宋楚瑜主席的父親宋達是湘軍的一員, 抗日戰爭時曾立下赫赫戰功。也可說是系出忠門。宋楚瑜曾是蔣經國先生的親信。從蔣先生那裡學到親民愛民的作風。以後又擔任國民黨的秘書長。他當選為台灣省長任內,「全台走透透」走遍台灣大小鄉鎮, 這就是蔣經國先生的作風。宋楚瑜功高震主,李登輝欲除之而後快,乃以凍省為由剝奪了他的權力。宋楚瑜在不齒李登輝忘恩負義的民意支持下,另組「親民黨」參加總統大選,以極少票數之差而落選。由此可見他當時的民望,也可肯他的政治手腕和能力。不過在他從政過程中,也犯下了不少錯誤。民意不可違是他應該記取的教訓。

 連宋兩位是國民黨培植的人才;也受該黨之重用。國民黨敗退台灣之後,臥薪嘗膽,勵精圖治,要把台灣建設成「三民主義的模範省」。二十年來,千億美元的台灣資金投資大陸,數以萬計的台商到大陸設廠、數以百萬計的台胞湧入中華大地,這許多事實可以証明台胞已在大陸發揮「模範省」的作用,也實踐了前人念茲在玆「建設富強康樂的中國」之心願。

 不過上開的投資多集中在工商企業和沿海地區 ,中國是農業大國,農民佔全國人口的百百分之七十以上,農村建設除了少數地區之外,仍然非常落後,而台灣五十年的經濟建設奠基於農業建設的成功。台灣農業發展的經驗很值得大陸借鏡。只要把行之有效的「農復會」、「農耕隊」、「農技團」那一套帶到大陸農村,就可以加速大陸農村現代化。國民黨擁有許多經驗豐富的人才,卻因政黨輪替而投閑置散。如何組織起來參與祖國的建設,是國民黨實現國父及兩蔣理想最切實可行的方法。連宋兩位主席若要建功立業,這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如果國民黨的黨產未被完全掏空,可以民間投資方式到大陸建設農村,將被遣散的、為黨效力過的同志按其能力編入團隊到大陸去!今年「五四」那天温家寶總理躲避“安排”到北大,和學生討論到「三農問題」,表示要拿出900億元人民幣用於改革農村,這筆錢不算少,但是分散到全國各鄉鎮,是杯水車薪起不了作用。不如建議温總理將它作為基金,先在各省選擇某幾個農村作示範基地,由鄰近各地區選拔農村幹部參加培訓,授予「台灣經驗」。然後,教培訓過的一批批幹部,帶著建設基金回去建設;由點到面普及全中國。這是解決「三農問題」實現農業現代化最快速而有效的辦法。如果兩位想做更偉大的事業,還可以動員台胞參與大陸農業投資,讓台灣農民同胞見識莽莽神州,中華大地,讓他們施展拳腳,大展鴻圖。一改「島國」、「井蛙」的心態。在交通與資訊發達的今天,可以用手機遙控指揮;飛機直航,且可朝發夕至。兩岸雙贏的目的不是指日可待嗎?

 「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連宋攜手、國親合作,推動兩岸和平,和大陸官民共同建設大陸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國家。這時「台獨」自然就會瓦解,和平統也就水到渠成了。深望中國共產黨放棄一黨獨大的落伍心態,「天下為公」,化「為人民服務」的口號為行動;重視台灣經驗,禮遇台灣人才,胡、連、宋三位主席攜手合作,團結全國各民族,   號召海內外同胞同心同德,迎接「中國人世紀」的到來。進而將先聖「世界大同」的崇高理想推行於世界,造福人類。(5/27/05)

附拙作《文成感賦》一首以了解作者對苦難的中華民族,數十年來的愛恨交織的心境:

            文成感賦

     狂繞書房坐復行,嘔心瀝血己三更, 

     書生老抱圖強志,有淚如江今始傾。

Advertisements

由激情歸理性,化戾氣為祥和

例:烏坵一度瀕危 台軍準備成仁

【本報台北二十六日電】台國防部出書首度揭露10年前台海危機,主因是大陸解放軍強硬派堅持,當時中共總書記江澤民不得不迎合;但事後中央軍委認清現實,台灣問題遠非軍事威嚇能解決,凸顯江澤民路線較實際。

「捍衛行動-1996台海飛彈危機風雲錄」一書揭露,台軍方根據中方情資研判,中方自知發動軍演達到部分軍事目的,但政治上毫無所獲,反而強化台灣內部凝聚力,李登輝高票當選中華民國首任民選總統。

中共中央軍委在1996年3月演習後,立即檢討軍事和政治得失,認為台灣軍隊本質較佳,裝備較強,並占地利;解放軍在缺乏絕對把握下,不可貿然犯台。而且這次演習直接影響大陸國家經濟建設和政局穩定,甚至影響國際鬥爭格局,因此「今後在東南沿海軍演次數和規模,都要控制」。

就台軍這邊,孤懸台灣和金馬軍事力量之外的烏坵,可能是解放軍襲奪以要挾台灣的首選,台方參謀總長、海軍總司令和陸戰隊司令相繼趕來巡視,島上戌守的陸戰隊官兵都抱著「進忠烈祠」的心理準備。

烏坵指揮官徐台生回憶,作戰科長林金山向他保證,以他50機槍的位置,一人就能擊斃八個、十個上岸解放軍,就算犧牲也「夠本了」。營長張起輝每月固定寄薪水回家,危機爆發,長官頻頻登島巡視,獎金和紅包領了不少,眼看生死未卜,索性統統寄回家,卻遭太座在電話裡質疑「那來這麼多私房錢」。張起輝怕洩密,根本不敢講原因。

烏坵陸戰隊士氣很高,但輪流休假的基本權益不能取消。防區幹部如林金山和副營長林世雄因戰備已半年未休假,終於排到長休返台。徐台生說,烏坵可能會大幹一場,萬一開打,回台就無法及時趕回烏坵,就是錯過軍人效命疆場的機會。林金山和林世雄聽完馬上打電話給老婆,駐地有事,不回家。

2006-12-26

和平統一,曙光在望》稿 收件匣


這是選登《文集》的重要文章,「已有現成樣板,何須摸石過河」,「今日的青年,就是明日的棟樑;今天的合作,就是明天的統一。」 的警句。是在我2003年第一篇政論《搶做李登輝的降旗兵》中提出的。今年北京當局己逐步在做,因此我「依稀望見祖國和平統一的曙光」了。我擔心做官的又玩「統戰」而無心落實,延誤了祖國的進步與統一。(11/19/2005寄給笑思前言)


和平统一,曙光在望

蕭耀章/舊金山

大陸改革開放之初「總設計師」要幹部們「摸石過河」走向現代化,可見當時的鄧小平,剛剛從共產主義的惡夢中驚醒,睡眼惺忪,還沒有看清「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地區和國家,是如此的繁榮昌盛;近在身邊,彈丸之地的台灣、香港、新加坡、韓國被稱為「亞洲四小龍」,他們的成就,都可當作「現成樣板」,足供大陸採擇借鑑,何須在世界潮流中「盲人瞎馬,摸石過河」?因此我發出:「已有現成樣板,何須摸石過河」的警句。

開放之後,台、港、星三小龍和海外華僑率先到大陸投資,中國人竟然也有這種能耐,在「珠三角」深圳等處建造了像香港那麼高的摩天大樓。於是他就進一步要在中國其他地區「多造幾個香港」了。不到二十年,無數高樓大廈在「赤」縣神州拔地而起,今天上海已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大都市了。最特出的是數以百萬計的台商,挾巨資西進大陸投資、設廠。由「珠三角」、「長三角」而河北、山東、東北…到處都有台商的蹤跡。目前為止,台商在大陸投資合同總額已超過一千兩百億美元、六萬多家企業遍佈沿海各地。定居上海的台灣同胞己超過百萬。三小龍和海外華僑牽動億萬同胞,締造了今日的「盛世」,這是誰也沒有料想到的。思想解放激發了中華兒女的潛能,使中華民族在世界上「和平崛起」!

不過,到二○○四年為止,我們急功近利,目光還不夠遠大,計劃不夠周詳,只看重「錢財」,忽略了「人才」,因此產生了不少的缺失和流弊。

筆者曾在本壇一再向大陸當局呼籲:「不但要重視台灣的錢財,更要重視台灣的人才」,要 借重 台灣的經驗 和資金來投入農、工、商、學各種事業, 讓兩岸精英發揮所長 ,攜手合作,建設「統一、富強、民主、文明的中國」 (大陸憲法句) 。 更有「選拔兩岸青年合作參與 祖國的建設」的主張 ;杜撰了「今日的青年,就是明日的棟樑 ;今天的合作,就是明天的統一 。」 的警句 。更告誡要放棄「文攻武嚇」,張開雙臂歡迎台灣同胞。近幾月來大陸對台政策有很大的轉變,似已放棄錯誤的老路,步向正確的康莊大道了。

自從「江丙坤的破冰之旅」、「連戰和平之旅」、「宋楚瑜搭橋之旅」,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對等會談,達成多項共識,大陸方面一改過去「文攻武嚇」的老共作風,向台灣釋出多項善意 :諸如贈送台灣一對熊貓、開放台灣水果以零關税進口;繼之再送台灣三項「禮物」: 第一 為台灣居民入出境大陸提供便利、 第二對在大陸高等院校就讀的台灣學生按照大陸學生標準同等收費、 第三 逐步放寬台灣民眾在大陸就業的條件。 這三項「禮物」: 都著眼於「台灣人才」,是具有高贍遠矚的政策。

筆者要特別指出國府遷台之初,人事上的的無心之失:由於當時人浮於事,粥少僧多,國人又脫不掉用人唯親的陋習,因此與官方沒有淵源的台藉青年,就難於進入官方機構,而被誤認為是歧視,因而離心離德,而不滿現實,站在反政府的一邊,甚至偏向台獨。這是我們要記取的教訓!我還要替台灣同胞說句公道話:「台灣同胞既然〔回到了祖國懷抱〕,為甚麼還要變賣祖產,攜家帶眷移民到人生地不熟的海外來?」這也是值得國人三思的肺腑之言!

阻梗中國和平統一的勢力來自美國、日本和一小撮皇民及民族敗類。前者以「維護亞洲和平」、後者以「民主自由」為藉口,企圖阻礙中國的統一。上述「三項禮物」就是破解這些企圖的良方妙法;正如筆者所強調的「今日的青年,就是明日的棟樑 ;今天的合作,就是明天的統一」,兩岸同胞經過合作,就可以增進了解而建立民族感情,這兩股力量匯成排山倒海的巨流,誰能阻擋得了中華民族的統一!這就是另闢蹊徑,繞過阻礙,不費一兵一卒達到和平統一的良策。我們又何需與美日及台獨分子打交道!

中國幅員遼闊,在在需才,尤其以普及國民教育最為迫切。台灣有許多待業的、受過專業教育的師資,正好彌補大陸的短缺。這次連、宋大陸之旅,已改變了台海的形勢,執政黨慣用的「 賣台」、「錢進大陸,債留台灣」遏止西進的魔咒己經失靈;隨之而動的是新黨「民族之旅」、 企業界和民意代表 、各級學校的學 生到大陸參加活動 …項目之多,令人目不暇給。大陸同胞發自內心的歡迎,更可肯定對台灣同胞期盼和平統一的誠意。「娘,大哥回來了!」這句喜形於色的話語,可說是大陸同胞對在台 灣功成業就的國民黨的呼喚。如能以孫中山先生「天下為公」的精神兩岸攜手合作,號召全民團結,真是如虎添翼,不但和平統一指日可待,富強康樂的中國也就為期不遠了!

欣見兩岸政策步上康莊大道,筆者依稀望見祖國和平統一的曙光!深為中華民族幸,為中華民族喜!    ( 7/12/2005 發表於世界日報《金山論壇》)

「香港政治應該循民主方向發展」

作者:蕭耀章∕舊金山

讀2003年8月23日世界日報根據香港太陽報報導:來自香港六間大學,包括五名副校長在內的香港高等教育聯合訪京團,22日與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會面,港大副校長李焯芬會後表示,會上得到一個訊息,就是國家主席胡錦濤認為,「香港政治應該循民主方向發展。」這訊息如果屬實,對港澳同胞是很大的鼓舞,也將給中國同胞帶來美好的希望。我們應該給胡錦濤主席熱烈的掌聲和喝采!

抗戰勝利後筆者曾從廣州乘廣九鐵路的火車到過香港。那時既不要護照也不需通行證,來去自由。有不少廣州巿民來往省港「走單幫」,帶點洋酒洋煙等港貨賺取生活費用。中共革命初期,紅軍發動「海陸豐暴動」,那時周恩來先生生了病,曾到香港治療。抗戰時期包括蔡元培先生,宋慶齡女士、何香凝女士,洪琛先生等著名人士都曾避難香港。「解放」之前不少中共黨員和親共的「民主人士」為了躲避國府的干預,以香港為基地,在香港辦《華商報》、《文匯報》、辦雜誌,甚至設立學院來培訓革命幹部;還有許多「民主人士」曾在那裡集合北上出席「政治協商會議」,後來又參加了「開國大典」。港英政府網開一面,都沒有驅趕他們。

大陸解放之初,更多和國府有關的軍、公、教人員、資本家、地主、學生以及各色人等,為了躲避災難,紛紛逃出大陸,以香港為歇腳地或「避難所」。港英政府也收容了這許多難民。接著來的是大陸一連串的政治運動,「清算鬥爭」、「三反五反」、「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和「六四」…特別是大饑荒時期的難民潮一波又一波湧入香港,使這個彈丸之地港九,成為擁有600多萬人的大城巿。此外更有印尼和中南半島的僑胞,為逃避僑居地的「排華」,九死一生投向怒海,一船船的「船民」都曾獲得港英政府人道主義的收留和援助。

二十世紀是中華民族大難、大劫的世紀!無數中華兒女因戰亂顛沛流離,惶惶如喪家之犬,要是沒有香港這艘「諾亞方舟」,沒有港英政府和文明國家伸出人道主義的援手,無數中華兒女都將驅入大海,葬身魚腹!單就中南半島的難民潮來說,中華兒女從苦海中獲得先進國家的人道援救和的收容,不但生活上得到妥善的照顧,家人子女獲得周全的醫療和教育,我們可以看看近期《中南報》有關難民潮的的連載,就可知當年的慘狀。再問一問居住美國各地來自的越、棉、寮僑胞,所受到醫療和居住等多方面的照顧,是何等的周到。年初筆者在華埠偶然遇見當年幸獲丹麥政府收容的越南僑胞,他們一家三口來美國旅遊探親。我問他們:「丹麥好不好﹖」老者衝口就說:「好!他們重人道!為了幾隻被原油污染的海鷗,數十個丹麥人自動跑到海邊去搶救…」意謂對鳥類尚且如此仁慈,其他就可想而知了。文明國家的「人道」身受其惠的同胞個個心裡明白,無須我來贅述。那些國家為了甚麼﹖為甚麼要花大量人力物力來援助我們﹖因為災難的人道援助,是文明國家應盡的責任和義務!

試想在那「趕盡殺絕」的激情年代,如果沒有港英和各方面的援助,那有今天獻身祖國建設的濟濟多士﹖那來這許多港商、僑商、台商回歸祖國投資設廠、捐款興學和從事各種各樣的建設﹖那有霍英東、李嘉誠、董浩雲、邵逸夫、查良鏞(金庸)、田家炳、曾憲梓…﹖沒有董浩雲還有今天的特首董建華嗎﹖這都是應該歸功於港英政府、國際慈善組織和香港同胞的救助。更有進者,上面所舉的這些廠商和人物,他們的成就和對祖國的貢獻,普遍受到祖國上下的獎勵和稱贊。是甚麼力量使他們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成為富商鉅賈的呢﹖ 這也是值得我們深深反省、檢討的。他們的某些制度,是否也值是得我們效法和學習呢!帝國主義不好是事實,畢竟也有其可取之處。 鴉片戰爭是中華民族近世百多年來對外屈辱的象徵。不過,有人在問:「倘若當年香港沒有割讓給英國,今天的香港會否是一個金融與商業發達的城市?」他們還說:「但若不是鴉片戰爭,相信香港亦不會進步得那麼迅速。」曾在國內做過教授開放後移民美國的朋友夫婦,最近由國內回來,告訴我不少參加香港旅行回來的內地同胞,半開玩笑的說:「早知香港搞得那麼好,不如多割讓幾個城巿給英國人。」這些話都是值得我們深思和反省的。現在讓我們想一想,到底英人治港有何秘訣﹖一言所以蔽之就是「民主、法治、自由、人道」,他如加拿大、澳洲、紐西蘭都曾是英國的殖民地,現在他們的社會、政治都為世人所稱道。他們無須限制言論自由,無須嚴刑峻法,一樣可以安居樂業,使香港成為一個國際性的金融與商業中心!我們不能因為英國曾是帝國主義而予以全盤否定。好的東西不但應該學習和保留,更要移植到祖國大陸。取人之長補己之短,這才是求新、求變、求發展、求進步,才是有作為的新政府應努力以赴的事。

「民主、法治、自由、人道」是普世的價值,先進國家就是現成樣板,我國和世界各國都有多方面的交流,有許多留學生和學者。筆者建議當局,通過「互聯網」召開「分門別類」的「國是會議」,為散居世界界各地的中華好兒女,敞開一扇報國之門,讓大家把當地的良風美俗,優良制度介紹給祖國,用作政治改革的參考。不要像現在那樣,囫圇吞棗,把人家的糟粕也當作寶貝!我們要珍惜保存我們的優良傳統,也要吸收他人的精華來締造我們的「文明國家」。我們特別要維護我們的文化遺產,不能讓無知或一知半解之官僚糟蹋我們的文化!英國殖民統治印度的時期,有一位英國學者說過這樣的話:「我們寧可沒有印度,而不可沒有莎士比亞。」這說明他們對人文的重視!而我們呢,有權無知的官僚藉建設之名而肆意破壞,更可惡的是假建設之名而謀取私利!!文革時期聽人說,我駐聯合國官員,以一幅巨型的萬里長城地毯,來取代了原有的孔子《禮運大同篇》的大理石碑。我也要說:「我們寧可沒有萬里長城,而不能沒有孔子!」試想1950成立的聯合國的理想,早在2500多年前,我們的孔子已經替聯合國描繪好了!這不值得我們自豪!這不值得我們珍惜嗎!我們無須為百層高樓驕傲,我們要為我們的愚蠢悲哀!筆者負笈東京大學時在,戴國煇先生任中國同學會總幹事發行《暖流》雜誌,我發表一篇《東渡所以來》的散文,我有如下的一段話:「我參觀過不少研究室、圖書館、博物館、展覽會、書店,多少人在鑽研我們的文化;多少人珍愛我們的文物:多少人在稱羨我們祖先的智慧與遺產;多少人嚮往我們什錦繡的山河……在地球上我們是應該昂首闊步的!有那麼富饒廣大的國土,有那麼輝煌燦爛的歷史文化,有那麼溫厚的人民族性格,我們何須膽怯!」我們不要「尾隨」而是要「迎頭趕上」現代化國家。希望政治改革也能如此。

回顧二十世紀的激情年代,兩岸都有過恐怖的屠殺,在「意識形態」掛帥下,多少中華兒女,民族精英,慘死於牢獄、酷刑、子彈、刀鎗、亂棒之下!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中華民族應該深刻反省和檢討,用宏觀的眼光來檢視中華民族,要把中華民族放在世界的平台上,以「野蠻」與「文明」來作分野,來作選擇;去「暴虐的封建王朝」和「文革式」的野蠻!恢復我們五千年來的文明!。我們不能囿於教條,為當前或過去的野蠻詭辯,不能為自己違反人權而強詞奪理。「民主、法治、自由、人道」,己是普世的價值,只有早日實現,才算是文明國家和文明的民族。

英國人敢向世人誇耀的是,倫敦海德公園站肥皂箱上批評時政,侃侃而談的自由。而文明社會的人權、「人道主義」正是的普世價值,也是我們最欠缺的。我們不能因為他是殖民地留下的東西,就要拋棄。鄧小平先生說要在中國多造幾個香港,也就是說我們要向香港學習。一國兩制是鄧小平先生想出來的「權宜妙計」,也是為統一台灣而設計的。他以港澳為「一國兩制」的試點,使兩岸能和平共處,最後達到中國的統一。23條的立法不但要毀掉港英留下的好制度;也將破壞鄧小平先生苦心設計的「一國兩制」,它給台灣做了不良的示範。甚至授予台獨份子作為抗拒統一的藉口。

改革開放後, 許多熱愛祖國的香港同胞,北上投資,在祖國作出無數的奉獻。這次香港五十萬人反23條的立法大遊行,秋毫無犯,沒有動亂,可見香港同胞的民主素養已超過台灣。面對這樣愛國而守法的香港同胞,我們何須懼怕﹖何須立法來限制他們﹖英國人不怕中國人「造反」,我們為甚不放心自己的同胞呢﹖縱使真的有甚麼動亂,難道數百萬的解放軍,還控制不住這個彈丸之地的香港﹖世界已經進步到「天涯若比鄰」的時代,紙包不住火,人民已有比較,大陸同胞到香港旅遊,也就是一種教育,相互交流,相互學習,就可以提高我們的民主素養和民族素質。專制只有逼人走向梁山,難道我們還要逼自己的同胞跳入大海嗎!

改革開放帶來的繁榮是中國走向經濟大國的一步,更重要的是走向文明大國。胡錦濤主席溫文儒雅,平易近人,不驕不躁,不得意自滿,不賣弄聰明。就像胡適之先生那樣是個有文化涵養的讀書人。希望黨中央能體會「香港政治應該循民主方向發展」的智慧的談話,不但要永遠擱置香港23條立法,更要在中華大地上加快發展民主自由和法治。因為這是時代潮流,是人力不可逆轉的。

「一國兩制」下的 香港,應該是民主和自由的櫥窗,政治改革的樣板。讓散居世界的中華兒女會同兩岸精英,以香港為中國的「海德公園」能夠在那裡暢所欲言,批評時政,侃侃而談,為大中華調和鼎鼐,共商和平統一大計,協助祖國步上民主自由的文明國家的大道!使海內外的中華兒女,毫無愧怍的在世界舞台上昂首闊步,進而將我們五千年的優秀文化,獻給全人類,為人類作出更大的貢獻!

(2003-9-22發表於舊金山世界日報《金山論壇》)

中美外交的回顧與檢討(定稿

歡迎胡錦濤主席訪問美國

蕭耀章/舊金山

中美兩國是世界的大國,兩國的友好合作,關係到世界的和平和人類的福祉。這次胡錦濤與布希會談,是在所謂「和平崛起」之後,美國朝野掀起高度反華情緒,「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之時。如何化解美國朝野的誤會,增進了解,以達到中美友好合作的目的,任務是非常艱巨而重大的。作為居住美國卅多年的美籍華人,在此時此刻,先以《以先哲的智慧,重塑國際形象》一文,提出建言,繼以此文再供外交當局和胡錦濤主席參考。以盡海外華裔知識分子的言責。

和美國辦外交必須要了解美國的國情,更要回顧中美邦交有關的歷史事實。筆者本人從抗日戰爭時在大陸成長,勝利後到臺灣讀台灣大學,畢業後參與「不流血的土地改革」:「實施耕者有其田」的工作,圓滿完成後又留學日本十年,隨之又移民美國,一住就住卅三年。雖謂身在江湖,而心存漢闕,無時無刻不以中華民族為念。用敢將所見、所聞、所思,擇其犖犖大者略述如下,以供祖國當局及胡錦濤主席參考:

美國是資本主義國家,對「共產主義」有先天的敵視。移民美國的人應該記得,在填寫申請表格時,必須寫明自已是不是「共產黨員」。由於「反共」是美國的國策,他們對共產黨心存疑懼,所以共產國家想要和美國建立「良好」的外交關係,是很難求其順暢的,我們必須注意到這一點。記得祖國開放初期,鄧小平接見美籍陳樹柏教授時,陳教授曾大膽向鄧小平提出建議,要「中共改名」。雖然未被接受,這卻是深知美國國情者的肺腑之言。

美國政府認為「貧窮是共產主義的溫床」,因此對內以「社會安全金」制度來維持窮人生活;對外則以「美援」來幫助窮國,來防範「共產黨」。美國低收入者的福利好過中產階層,是眾人皆知的事,雖然有人覺得不公平,但為了「社會安全」,「安全金」準時照發。至於對外的「美援」,可以中國為例,二戰勝利前後,國府在大陸執政時,就有「善後救濟總署」和「農村復興委員會」等機構接受聯合國及美國的援助。台灣之有今天,「美援」功勞不少,「台塑」的起家是由「美援」的機器開始的。可惜共產黨拿下大陸,毛澤東迷信共產主義,一邊倒向蘇聯,30年下來弄得民生凋蔽,一窮二白;而接受了美援的日本、韓國和台灣省,則經濟繁榮,民生樂利。有位鄉親告訴我「解放」初期吾邑與寧有位玩世不恭的同鄉,有過這樣的對聯:「毛匪蔣匪誰是誰非?蘇援美援獨我無援。」可見兩黨都曾接受過外援,不足為恥。蔣與毛誰是誰非,美與蘇誰好誰壞,誰是朋友誰是敵人,已經不判自明了。勝利後共產黨「反對美帝」,而今風水流轉,一切又以美國是尚。然而,時間已浪費了六十多年!如果不打內戰,接受援助,中國不是早已成富強之國了嗎?美國有沒有向接受美援國家要求償還「美援」呢?沒有。相反的「蘇援」則完全不一樣,要逼你以糧還債,大陸數千萬同胞因而餓死!這是中共領導人應該記取的教訓。

日本投降後,以美國為主的占領軍大力促進經濟民主化改革,首先是將日本軍國主義的追隨者──財閥如「三菱」、「三井」等進行解體。很不幸的是1950年「韓戰(朝鮮戰爭)」突然爆發。美國為了「反共」竟和「魔鬼」(日本)握手;就在那年,日本立即恢復了軍需生產,以供應「韓戰」之需。日本就藉「韓戰」和「越戰」而復興,而成為經濟大國 ,又和美國結為「反共」的軍事同盟。其間不但騙回了琉球群島,還占了我們的釣魚台,現在美國又縱容這隻惡虎來對付中國。「韓戰」的起因,姑且不論。參加「抗美援朝」,死傷數十萬同胞,連「太子」毛岸英也賠了命,更引致第七艦隊駛進台灣海峽,中國成為美國的敵人,阻礙了中國的統一。可見領袖人物一念之差鑄成大錯,遺害至今。以上兩大教訓太慘重了!中共應該記取!

我們回顧一下六十年來的歷史,由於中共信聽「國際共產主義的美夢」,向蘇聯「一邊倒」,結果不但釀成中國三、四十年的落後,「內戰」、「韓戰」造成數千萬人的死亡。「一邊倒」到底給中國多少好處,今天已經一目了然了。筆者希望今後的政策,能夠「左邊少一點,右邊多一點」。今天中國人民已經唾棄了共產主義,我們為何不把那段惹人厭惡的「尾巴」剪掉!
 

任何國家都把國家的利益擺在第一,但是其中也有比較。和美國建交以來中國受惠不少。中美貿易的順差改善了我們的經濟狀況;數以萬計的留學生來美國學習,也已開花結果:矽谷一夜變成億萬富翁的中華菁英,不但震驚了中國、也震驚了世界!中國人素質不輸人,數以萬計的中華菁英楚材晉用。如何網羅人才,蔚為國用,端賴國家的制度和政策!

人生而平等,生命最足珍貴,世界文明國家莫不尊重人權,我們不應以國情不同來強詞奪理。國民犯罪政府先要自我檢討,我們有沒有給他們應有的教育和扶助?筆者在日本時曾被法院請去為中國罪嫌船員做翻譯,法官第一句要我傳給被告的話是:「今天我問你的話,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這句話給我很大的震撼。從古裝戲裡我們早已耳熟能詳:「招不招?不招,給我打!」屈打成招,不知冤枉了多少好人!如果我們的社會仍有這種現象,就表示我們還不夠先進,還不夠文明,這就是人權,也叫做默秘權,隱私權。「彼亦人子也」,我們的執法者要常有這種心腸!

再看歷史:八國聯軍攻打北京,清廷和列強簽下《辛丑條約》、賠償9億8223萬8150兩白銀,是為「庚子賠款」。其中俄國所得數額最大。美國的索款則秉持公正原則,維護中國利益。「庚款留學」為中國培植了無數的人才。今天科技界的人才直接間接都與「庚款」有關。胡主席的母校清華大學就是用庚子賠款建立的學校,然而庚款人才卻有不少被指為「美帝走狗」受盡折磨!

美國有保守的政客,也有度量恢宏、高瞻遠矚的偉大的政治家,有過無數見義勇為、拔刀相助像陳納德將軍那樣的英雄。二戰時陳納德將軍的飛虎隊,飛越駝峰協助中國抗戰,老兵猶在,陳夫人陳香梅健在可資佐證。而是我們犯了錯誤,與魔鬼握手,把「友人」逼成「敵人」!類似這樣的美國友人仍然不少。在「中國威脅論」甚囂塵上的今天,仍有像《紐約時報》那樣的朋友為我們仗義執言,由聯邦參議員李伯曼(民主黨)和亞歷山大(共和黨)在2005年5月
25日向國會提出,要點是推廣美國中小學中文教育和美中文化科技藝術商務之交流,增進美國人民對中國的了解。這都是美國友人的可敬、可愛處。我們要珍惜、我們要由衷地致謝!更重要的美國有政黨輪替的制度,可以通過議會和選舉來改變國家的政策。這是多黨政治的好處,比一黨專政靈活!

說實在的,多數美國人對球賽的關心勝過政治,他們不但對外國不夠了解,甚至連美國的歷史、地理也所知有限,大多數都是人云亦云,不求甚解。就如我們一兩位將官那樣,出言不遜「爽」一下,對中美邦交於事無補。我們不要因為稍有成果就洋洋得意,還要韜光養晦。目前中美關係合作得很好,軍事上「反恐」和「六方會談」中國都竭力以赴。經貿的相互依存,是中美合作的好現象。中國的外匯存底買了美國政府公債。美國是重商主義的國家,商人有利可圖,就沒有開戰的必要。

美國財雄勢大,要做國際警察,要頤指氣使,這是怪一部分人對世界的見識太淺,有牛仔脾氣。不少人還以為中國人還是留辮子的傅滿洲式的人物,不知道台灣、上海的現代化設施的已遙遙領先紐約。這種「傲慢與偏見」者,正是我們努力的對象,可以廣邀國會議員及具有影響力的社會名流訪問中國,更要告誡僑務官員,多團結僑胞從事國民外交,在兩岸問題尚未解決之前,要承認事實。時至今日仍有那麼多華僑維護「青天白日滿地紅」這面國旗,是因為華僑對孫中山先生和他的主義的的敬愛,而不是同情陳水扁的台獨主張!

美國國情比較適合於中國人,可從華人移民的湧入獲得證明。說來慚愧,我們移民美國己一百五十多年,華人人口已接近三百萬,美國主流社會對我們的了解仍然極其有限。我們的僑務政策應該是團結兩岸主張統一的僑胞,跳出中國城面向主流社會。把請「僑領」到中南海吃飯的錢,用在邀請外國朋友了解中國,更為重要。美籍華人要為了我們自己及子孫、為了祖國、為了美國、為了人類,都必須促進中美合作。中美兩個大國應密切合作,以中華五千年優秀的文化和美國先進的科技,化干戈為玉帛,締造世界和平,共謀人類福祉。

兩岸已經破冰,千萬不要當作「統戰」來玩,要重視台灣的人才、資金和經驗,兩岸和平、合作得來不易,要竭誠合作,付諸行動,網羅海內外英才,澄清吏治,振興中華。筆者斗膽建議胡主席和溫總理,要超越鄧、江,走出黨團,做一個為中華民族開拓新氣象、新境界的領袖!

11/30/2005

彌足珍貴的禮物

蕭耀章/舊金山

   據媒體報導,大陸方面按照連戰來訪模式,在宋楚瑜結束訪問前夕,再送台灣三項「禮物」:第一將進一步為台灣居民入出境大陸提供便利、第二對在大陸高等院校就讀的台灣學生按照大陸學生標準同等收費、逐步放寬台灣民眾在大陸就業的條件。第一項可增進兩岸同胞的交流與了解,有利於和平統一, 值得肯定。兩岸學生同等收費是天經地義的事, 豈能厚此薄彼, 更利於台灣的清貧學子, 筆者認為後兩項更加可貴。玆論述如次:

   建國的首要在人才,大陸幅員遼闊,人口眾多, 而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才卻少之又少,每個縣派個縣長、每間學校安置個校長,每個鄉鎮派個農業輔導員, 恐怕把全台灣的專專業人才調去也不夠分配。兩蔣敗退台灣之後,  汲取失敗的教訓,  要把台灣建設成「三民主義的模範省」。記得留學日本時,愛國老人丘念台先生到日本來宣撫留學生,他一再勉勵大家努力讀書,他說, 中國還很落後,   建設大陸需要大批人才。上一輩的先賢雖然老死於台灣,  他們念茲在玆的是建設偉大的中國,而不是局限於台灣一省。所謂「模範省」,就是以台灣作「樣板」,最終的目標當然是祖國大陸。中共當局終於肯定台灣經濟建設的成就, 了解人才的重要,  

大陸改革開放以來, 機會終於來了,台商紛紛到大陸投資設廠,受到大陸當局的優待和禮遇,如果當初有比較周詳的規畫,,筆者曾在本壇一再建議大陸方面除了要重視錢財之外,更要重視台灣的人才。要重視台灣的人才, 曾主張兩岸青年合作參與祖建設, 讓台灣同胞有報效祖國的機會。台灣和大陸隔離五十多年,兩岸制度不同,互有長短, 兩地青年合作必可互較長短,截長補短,產生新的見解與方法。筆者曾在日本橫濱中華學院濫竿教席, 華僑學院經命短缺, 教師多數是兼任的,一青年,讓台灣同胞  有參與祖國建設的機會,筆者曾有警句:今日的青年,就是明日的棟樑,今日的合作就是明天的統一,

中共中台辦主任陳雲林今天早上透過「新華社」宣布了這三項有利台灣民眾往來大陸、大陸台灣學生權益和台灣民眾到大陸就業的新措施 ,內容如下:

便利台胞入出境措施

一、進一步採取便利台灣居民入出境的措施。包括:第一,簡化台灣居民入出境及在大陸居留手續。對在大陸居留一年以上的台灣居民,可根據現行規定和本人需要,簽發一至五年居留簽注,台灣居民憑居留簽注無須再辦理入出境簽注。對短期來大陸的台灣居民,根據須要簽發一年內多次來往大陸簽注,無需再辦理居留手續。第二,授權福建省公安機關出入境管理部門,為金門、馬祖、澎湖居民簽發一年多次有效來往大陸簽注。第三,授權上海市、江蘇省公安機關出入境管理部門,試行為在大陸丟失證件或證件過期的台灣居民補發、換發五年有效台胞證。

學費與大陸生同標準

二、大陸方面十分關心在各個高等院校學習的台灣大學生和研究生,為降低他們的學習費用,將盡快實施與同校的大陸學生同等收費標準。學費與實際培養成本的經費差額,享受國家財政補貼。教育主管部門還將爭取於年內設立台灣大學生獎學金,以進一步資助其學習、鼓勵其成才。同時,我們也再次呼籲,台灣當局盡快承認他們在大陸求學的學歷,以保障其合法權益。

放寬台生就業的條件

三、放寬台胞在大陸就業的條件;依據修訂後的新政策,在大陸高校畢業的台灣學生,在依法辦理工作證後,可以與大陸畢業生一樣在大陸就業。進一步向台灣各類專業人才開放就業市場;鼓勵台胞在大陸參加由勞動保障部門舉行的職業資格考試,取得職業資格。條件成熟時,也可在台灣設立考點,以利於就近參加考試,方便台灣同胞在大陸就業。

7/12/2005

連宋的功業應在祖國大陸

蕭耀章/舊金山

  國民黨主席連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  應中國共產黨主席胡錦濤之邀,訪問大陸作「和平之旅」和「搭橋之旅」, 受到大陸同胞發自內心的熱烈歡迎, 中共當局高規格接待,全球媒體廣泛報導,海內外中國人目光集中在他們身上, 各國政府也注視此兩件大事。聲望之高,不特是兩人從政以來前所未有,其他政壇人物亦無人能出其右。 

 連戰回台之後,雖然有「秋田犬」(日本名犬也)唁唁狂吠,而大多數台灣同胞都肯定此行的意義重大,為兩岸奠定了和平合作的基礎。黨內同志更紛紛簽署要求他續任主席。為了誠信,他婉謝了大家的好意。

   宋楚瑜回台之後,由於他在勝選之後未依照立委選前「國親合」的承諾,卻與陳水扁合作, 達成「十項共識」,原希望阿扁能夠改邪歸正,, 放棄台獨,達到兩岸和平統一而留名青史。 或有可能獲得「諾貝爾國際和平獎」。可惜卻忘了陳水扁是個言而無信的政客。 且有台獨分子的掣肘。而且陳水扁是受李登輝的教唆來拉攏宋楚瑜以分化泛藍陣營的。希望落空自是預料中的事。結果又受到一次愚弄;且惹到泛藍支持者的不滿。國大選舉親民黨竟然落在台聯之後,淪為第四大黨, 引起黨內精英揚言退黨,聲望為之大跌。不過宋的「理想」和處境是仍然值得肯定和同情的。

     連戰主席為史家連雅堂先生哲裔,出生之時惡鄰日本正欲滅我中華之時,預知中日必將一戰,故用「連戰」為孫兒命名。經過全民艱苦抗戰,卒之獲得勝利。連 雅 堂先生 於 一 九 三 一 年 四 月, 寫了一封信給 國民 政 府 委 員 張 繼  ,命兒子震 東 持往 大 陸 , 投 奔 張 繼 , 報 效 國 家 。 連 雅 堂 告 誡兒 子 :「 欲 求 臺 灣 之 解 放 , 須 建 設 祖 國 , 我 為 保 存 臺 灣 文 獻 , 暫 忍 居 此 , 你 既 已 畢 業 ,且 諳 國 文 ,應 回 祖 國 效 命 ,我 和 你 母 親 也 將 到 大 陸 定 居 。」可見促進兩岸和平、建 設 祖 國,是實現祖、父的遺志, 對連戰來說是實現忠孝兩全之大事。

   宋楚瑜主席的父親宋達是湘軍的一員, 抗日戰爭時曾立下赫赫戰功。也可說是系出忠門。宋楚瑜曾是蔣經國先生的親信。從蔣先生那裡學到親民愛民的作風。以後又擔任國民黨的秘書長。他當選為台灣省長任內,「全台走透透」走遍台灣大小鄉鎮, 這就是蔣經國先生的作風。宋楚瑜功高震主,李登輝欲除之而後快,乃以凍省為由剝奪了他的權力。宋楚瑜在不齒李登輝忘恩負義的民意支持下,另組「親民黨」參加總統大選,以極少票數之差而落選。由此可見他當時的民望,也可肯他的政治手腕和能力。不過在他從政過程中,也犯下了不少錯誤。民意不可違是他應該記取的教訓。

 連宋兩位是國民黨培植的人才;也受該黨之重用。國民黨敗退台灣之後,臥薪嘗膽,勵精圖治,要把台灣建設成「三民主義的模範省」。二十年來,千億美元的台灣資金投資大陸,數以萬計的台商到大陸設廠、數以百萬計的台胞湧入中華大地,這許多事實可以証明台胞已在大陸發揮「模範省」的作用,也實踐了前人念茲在玆「建設富強康樂的中國」之心願。

 不過上開的投資多集中在工商企業和沿海地區 ,中國是農業大國,農民佔全國人口的百百分之七十以上,農村建設除了少數地區之外,仍然非常落後,而台灣五十年的經濟建設奠基於農業建設的成功。台灣農業發展的經驗很值得大陸借鏡。只要把行之有效的「農復會」、「農耕隊」、「農技團」那一套帶到大陸農村,就可以加速大陸農村現代化。國民黨擁有許多經驗豐富的人才,卻因政黨輪替而投閑置散。如何組織起來參與祖國的建設,是國民黨實現國父及兩蔣理想最切實可行的方法。連宋兩位主席若要建功立業,這是千載難逢的機遇。如果國民黨的黨產未被完全掏空,可以民間投資方式到大陸建設農村,將被遣散的、為黨效力過的同志按其能力編入團隊到大陸去!今年「五四」那天温家寶總理躲避“安排”到北大,和學生討論到「三農問題」,表示要拿出900億元人民幣用於改革農村,這筆錢不算少,但是分散到全國各鄉鎮,是杯水車薪起不了作用。不如建議温總理將它作為基金,先在各省選擇某幾個農村作示範基地,由鄰近各地區選拔農村幹部參加培訓,授予「台灣經驗」。然後,教培訓過的一批批幹部,帶著建設基金回去建設;由點到面普及全中國。這是解決「三農問題」實現農業現代化最快速而有效的辦法。如果兩位想做更偉大的事業,還可以動員台胞參與大陸農業投資,讓台灣農民同胞見識莽莽神州,中華大地,讓他們施展拳腳,大展鴻圖。一改「島國」、「井蛙」的心態。在交通與資訊發達的今天,可以用手機遙控指揮;飛機直航,且可朝發夕至。兩岸雙贏的目的不是指日可待嗎?

 「計利當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連宋攜手、國親合作,推動兩岸和平,和大陸官民共同建設大陸成為「富強、民主、文明」的國家。這時「台獨」自然就會瓦解,和平統也就水到渠成了。深望中國共產黨放棄一黨獨大的落伍心態,「天下為公」,化「為人民服務」的口號為行動;重視台灣經驗,禮遇台灣人才,胡、連、宋三位主席攜手合作,團結全國各民族,   號召海內外同胞同心同德,迎接「中國人世紀」的到來。進而將先聖「世界大同」的崇高理想推行於世界,造福人類。(5/27/05)

附拙作《文成感賦》一首以了解作者對苦難的中華民族,數十年來的愛恨交織的心境:

            文成感賦

     狂繞書房坐復行,嘔心瀝血己三更, 

     書生老抱圖強志,有淚如江今始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