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CSHAW.COM 蕭 耀 章

美 洲 客 家 學 會 :: The Hakka Academy of America 千 行 憂 國 淚 萬 里 故 園 情 蕭 耀 章 文 存

Category Archives: 筆記隨筆 – notes

和平统一,曙光在望

蕭耀章/舊金山

大陸改革開放之初「總設計師」要幹部們「摸石過河」走向現代化,可見當時的鄧小平,剛剛從共產主義的惡夢中驚醒,睡眼惺忪,還沒有看清「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地區和國家,是如此的繁榮昌盛;近在身邊,彈丸之地的台灣、香港、新加坡、韓國被稱為「亞洲四小龍」,他們的成就,都可當作「現成樣板」,足供大陸採擇借鑑,何須在世界潮流中「盲人瞎馬,摸石過河」?

開放之後,台、港、星三小龍和海外華僑率先到大陸投資,中國人竟然也有這種能耐,在「珠三角」深圳等處建造了像香港那麼高的摩天大樓。於是他就進一步要在中國其他地區「多造幾個香港」了。不到二十年,無數高樓大廈在神州「赤」縣拔地而起,今天上海已成為世界首屈一指的大都市了。最特出的是數以百萬計的台商,挾巨資西進大陸投資、設廠。由「珠三角」、「長三角」而河北、山東、東北…到處都有台商的蹤跡。目前為止,台商在大陸投資合同總額已超過一千兩百億美元、六萬多家企業遍佈沿海各地。定居上海的台灣同胞己超過百萬。三小龍和海外華僑牽動億萬同胞,締造了今日的「盛世」,這是誰也沒有料想到的。思想解放激發了中華兒女的潛能,使中華民族在世界上「和平崛起」!

不過,到二○○四年為止,我們急功近利,目光還不夠遠大,計劃不夠周詳,只看重「錢財」,忽略了「人才」,因此產生了不少的流弊。

筆者曾在本壇一再向呼籲:「不但要重視台灣的錢財,更要重視台灣的人才」,要 借重 台灣的經驗 和資金來投入農、工、商、學各種事業, 讓兩岸精英發揮所長 ,攜手合作,建設「統一、富強、民主、文明的中國」 (大陸憲法句)。 更有「選拔兩岸青年合作參與 祖國的建設」的主張 ;杜撰了「今日的青年,就是明日的棟樑 ;今天的合作,就是明天的統一 。」 的警句 。更告誡要放棄「文攻武嚇」,張開雙臂歡迎台灣同胞。近幾月來大陸對台政策有很大的轉變,似已放棄錯誤的老路,步向正確的康莊大道了。

自從「江丙坤的破冰之旅」、「連戰和平之旅」、「宋楚瑜搭橋之旅」,與中共總書記胡錦濤對等會談,達成多項共識,大陸方面一改過去「文攻武嚇」的老共作風,向台灣釋出多項善意 :諸如贈送台灣一對熊貓、開放台灣水果以零關税進口;繼之再送台灣三項「禮物」: 第一 為台灣居民入出境大陸提供便利、 第二對在大陸高等院校就讀的台灣學生按照大陸學生標準同等收費、 第三 逐步放寬台灣民眾在大陸就業的條件。 這三項「禮物」: 都著眼於「台灣人才」,是具有高贍遠矚的政策。筆者要特別指出國府遷台之初,人事上的的無心之失。由於當時人浮於事,粥少僧多,國人又脫不掉用人唯親的陋習,因此與官方沒有淵源的台藉青年,就難於進入官方機構,認為是歧視,因而離心離德,而不滿現實,站在反政府的一邊,甚至偏向台獨。這是我們要記取的教訓。我還要替台灣同胞說句公道話:「台灣同胞既然回到了祖國懷抱,為甚麼還要變賣祖產,攜家帶眷移民到人生地不熟的海外來?」這也是值得國人三思的肺腑之言。

阻梗中國和平統一的勢力來自美國、日本和一小撮皇民及民族敗類。前者以「維護亞洲和平」、後者以「民主自由」為藉口,企圖阻礙中國的統一。上述「三項禮物」就是破解這些企圖的良方妙法;正如筆者所強調的「今日的青年,就是明日的棟樑 ;今天的合作,就是明天的統一」,兩岸同胞經過合作,就可以增進了解而建立民族感情,這兩股力量匯成排山倒海的巨流,誰能阻擋得了中華民族的統一!這就是另闢蹊徑,繞過阻礙,不費一兵一卒達到和平統一的良策。我們又何需與美日及台獨分子打交道!

中國幅員遼闊,在在需才,尤其以普及國民教育最為迫切。台灣有許多待業的、受過專業教育的師資,正好彌補大陸的短缺。這次連、宋大陸之旅,已改變了台海的形勢,執政黨慣用的「 賣台」、「錢進大陸,債留台灣」遏止西進的魔咒己經失靈;隨之而動的是新黨「民族之旅」、 企業界和民意代表 、各級學校的學 生到大陸參加活動 …項目之多,令人目不暇給。大陸同胞發自內心的歡迎,更可肯定對台灣同胞期盼和平統一的誠意。「娘,大哥回來了!」這句喜形於色的話語,可說是是大陸同胞對在台灣建設有成的國民黨的呼喚。如能以孫中山先生「天下為公」的精神兩岸攜手合作,號召全民團結,真是如虎添翼,不但和平統一指日可待,富強康樂的中國也就為期不遠了!

欣見兩岸政策步上康莊大道,筆者依稀望見祖國和平統一的曙光!深為中華民族幸,為中華民族喜!

( 7/6/2005 )

Advertisements

礱與磨

客家文史大老編著「渡台悲歌」的黃榮洛先生、前新竹縣長林光華以及新埔鎮客家大老 林勝興(前金鳥海族樂園董事長)都是用客語一輩子的人,用客語講笑話演講都溜的很,三人解釋這個問題都持相同的說法,「挨礱辟破」的「礱」是早年客家人磨去稻穀外殼的器具,這個「礱」有土做的、石做的與木頭做的,就像早年台灣人磨米漿的石磨一樣。記者劉榮春/苗栗報導【2005-10-18/民生報/CR2版/桃竹苗新聞】苗栗維新客家文化園區園長湯錦財日前購得傳統土礱,傳統農家文物全數就位,即日起可全套演示古早稻穀去皮、篩選、精製的過程,讓訪客完整體驗昔日農村生活點滴。湯錦財說,為了這具土,他找了兩、三年,園區雖然有具舊土礱,但年代久遠、老舊不堪,無法順利演示磨穀去皮過程,今年終於順利向南庄製作土礱的行家林裕祥購買。今年76歲的林裕祥,16歲學做土礱,產品遍銷竹苗地區,因碾米廠普遍,土礱逐漸淘汰,林裕祥因此停工近50年,近年來因為國內興起民俗收藏風,最近才接受客戶訂單製作。湯錦財說,土礱主要用途是將稻穀磨成糙米,主要結構分成上座、下座,傳說是八仙所傳授,各部件也有穀仙、米仙等名稱,除了磨穀,相傳可護家運平安。
土礱外型與石磨相似,靠著推動「礱鉤」帶動上層「礱甄」,稻穀由礱甄上方中央的小洞置入,礱鉤轉動後,稻穀滑下,由礱甄底部的「礱齒」脫殼碾成糙米,與穀殼一起掉落在由竹篾編成的「礱衣」裡。

土礱磨出來的糙米,含有穀殼,還得送風車篩選分離出糙米,送舂臼打磨成白米,再經一道分離手續即可。

舂米設備有徒手、獸力、水力等式樣,維新客家文化園區一應俱全,有興趣的民眾,不妨走一趟文化園區,就能了解早年一碗白飯,除了辛勤耕作,還得經過多道手續才能烹煮上桌,更能體會「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的道理。土礱外型與石磨相似,靠著推動「礱鉤」帶動上層「礱甄」,稻穀由礱甄上方中央的小洞置入,礱鉤轉動後,稻穀滑下,由礱甄底部的「礱齒」脫殼碾成糙米,與穀殼一起掉落在由竹篾編成的「礱衣」裡。

土礱磨出來的糙米,含有穀殼,還得送風車篩選分離出糙米,送舂臼打磨成白米,再經一道分離手續即可。

舂米設備有徒手、獸力、水力等式樣,維新客家文化園區一應俱全,有興趣的民眾,不妨走一趟文化園區,就能了解早年一碗白飯,除了辛勤耕作,還得經過多道手續才能烹煮上桌,更能體會「盤中飧粒粒皆辛苦」的道理。

Saved: 10/24/2005

東京的美軍慰安婦設施RAA

兼懷樂恕人先生

蕭耀章∕舊金山

1965年我在東京,除了讀書、教書之外,並兼任揚華僑報副刊編輯。從那時開始,我就著手研究黃遵憲先生,曾親到早稻田大學實藤惠秀家中訪問,承他在的《日本雜事詩》扉頁親筆簽名。也曾到東京日比谷公園的日比谷圖書館,查閱有關黃遵憲先生的資料。同年四月在揚華僑報發表了一篇《黃遵憲先生在日本》的文章。

在我的文章發表後不久,丁經章先生和樂恕人先生來訪,丁先生早已認識,樂先生聞名已久,卻是初次見面。無獨有偶的是,他們兩人正在籌備出版《新日本雜事詩》。原來樂先生在長野養病,平日則以作舊詩消遣。這本著作是是樂先生受黃遵憲先生的《日本雜事詩》啟發而寫的日本紀事詩。丁經章先生則為該書撰寫詳盡的《說明》。那天他們還送我一張照片。是兩人於x年夏天同到日本時玉縣平林寺探訪「日本雜事詩最初稿冢」所拍的。同年除夕,丁經章先生請吃年夜飯,我和金湘泉兄應邀前往,那時《新日本雜事詩》己經由台北大華晚報出版,我們都獲贈一冊。時序匆匆,忽又X年了。睹物思人,經章先生早已作古,恕人先生則老病在床,聞之不勝懷念。

.展請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日本政府料想得到美軍將佔領日本,當時的國務大臣近衛文磨,就考慮到如何解決美軍的性問題了。於是提出意見:「為了國體和婦女的貞操,應該付出若干犧牲,加以維護。」就由警視廳召集色情業代表共商辦法。決定由民間出資5000萬日圓,政府貸款5000日圓,組識了「Recreation and Amusement Association 」(簡稱RAA)當時的大藏大省主稅局長,也就是後來擔任首相的池田勇人認為,能以一億圓維護良家婦女的貞操,是很合算的。

至8月23日,這個美軍慰安婦的設施,宣告成立。召集風塵女子,在東京銀座六丁目的幸樂大樓為RAA本部。又在大森海岸小町園、樂樂、悟空林等日式大飯店開設幾十家舞場,印發《告日本新女性》傳單,招募18歲至25歲女性參加「處理戰後問題的國家性事業」。至月中句,首家「舞場」在小町園開始營業。美軍購票入場,所謂「舞場」,其實是「妓院」美軍趨之若騖。

Saved 10/22/2005

輓純如女士

大筆如椽,已有文章驚宇內;

丹心似火,永留正氣照人寰。

蕭耀章敬輓

saved: 10/3/2005

張純如紀念網站:

http://www.irischang.name/

美豔當花看

哲學家方東美教授平日表情嚴肅,道貌岸然,,但也有輕鬆的一面。他內心,熱情如熾,在眾多著述中,有一部表現他內心世界的詩名為:《堅白精舍詩集》是他親筆手抄錄影印成書的。集中有有題為《美感》七言絕句一首:

常對花魂滋美感,更將美豔當花看。
絪縕天地饒芳思,詞境詩心著處寬。

我愛其「美豔當花看」意境,特隱括為五言:
美豔當花看
天地饒芳思,詩心著處寬。
見花滋美感,美豔當花看。

同期教授中有詩人伍叔儻先生,是中文系教授, 好友金湘泉兄在《悼念伍叔儻說先生》文中追憶伍師在日本東京說的話:「在家看胡適之的詩,那如上街看女人好呢?」的確,美女是可當花來欣賞的。我欣賞美女毫無邪念,當作藝術品,「上帝的傑作」來欣賞。去年TVBS主播薛楷莉小姐因和日商交往事,大家都責備薛小姐,我獨持異議,曾在紐約《世界日報》發表《誰人無過》短文一篇,文末我說:
電視螢幕上天天出現的是政客們「醜惡的嘴臉」和「社會的亂象」,薛楷莉的美麗是「上帝的傑作」,她那亮麗的形象至少可帶給社會多多少少「美感」與「祥和」。誰人無過?又何忍心把「薇娜思」毀掉!
方東美老師和伍叔儻(俶)老師都是母校台大名教授,方老師有《東美全集》行世。伍老師曾應東京大學倉石武四郎教授禮聘到東大中國文學科講學,因左派學生反對台灣來的教授,無法赴任,弄得非常尷尬。後應香港崇基書院之聘返香港,1966年逝世。平生作詩甚多,除散見於大陸台港,成集者只有《暮遠樓自選詩》一書而已。詩人周棄子輓詩云:
負氣當年事遠遊,早知一死訣狐丘,
書來每見箋承淚,客至嘗聞雪滿頭。
我輩鍾情原是業,吾生老病亦應休。
不須寂寞疑身後,已定千秋暮遠樓。

Saved: 9/28/2005

客家民俗文化研究家黃榮洛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抄出一首《客家過年乞食歌》,我從《興寧文史》上竟發現有十二首之多,名叫《齊昌節景歌》(齊昌是興寧五華的舊名)黃先生抄的是十二首中的第一首,屬於過新年的。由於時問和空間的變化,受到的影響。丟失了或是忘記了。歌是按照份以月五言形式作的。我想把歌復原。請問,可否找到黃榮洛先生?

我於一九四七年五月到台灣,,畢業於台大中文系。畢業後參加耕者有其田工作,那時新竹客家同事張翠堂先生合資出版羅香林著《客家研究導論》日譯本。受到很大的歡迎,這是很值得紀念的事。一九六三年我到日本進修,結識了戴國輝博士等台灣菁英,組織了客家崇正公會,我是唯一的外省籍。這是血濃於水的證明。

我年幼時有個妺妺名叫耀娣,小時送給廟背人做童養媳。所說所指的廟就是三山大王廟。母親帶我去姨婆家看廟會。廟會叫做建醮。,那時社會生活比較安定,建醮規模宏大。我第一次見識行「三獻禮」,供品用粉做成各類動物蔬果,非常精緻,還有戲檯,奏八音鼓樂,最特出色的是「打鐃花」兩尺多長直徑的一對大鐃,左右手各執一面相對拍打發出「且且」之聲,正看得出神時,藝人忽然將一面往天上拋,鐃面旋轉而上,然後又用另一面擺平承接,在上上面旋轉很久才停止。

台灣同胞的俗習大致相同,由區原居地不同和來台後受各地來的移民影響稍有變化不足為怪,數典而不忘祖是人類的美德,不能輕信有心人之挑撥而懷二志。我發現屏東蕭盛和老師在

Saved: 9/2/2005

鄭騫老師家中對聯

鄭騫老師家懸有對聯一副,記得是朱疆邦(村)所書,聯曰:

杭大宗破銅爛鐵,

馬遙父剩水殘山。

杭大宗字世骏,下面是他的逸事和此上聯出典:

“乙酉岁(乾隆三十年),纯皇帝南巡。大宗(世骏字)迎驾。召见,问:‘汝何以为活?’对曰:‘臣世骏开旧货摊。’上曰:‘何谓开旧货摊?’对曰:‘买破铜烂铁,陈于地,卖之。’上大笑,手书‘买卖破铜烂铁’六大字赐之” ;

这六个大字,立即被裱起来,悬挂于杭世骏的破铜烂铁店(其实则古董店也,在西湖边)。

至於下聯「馬遙父剩水殘山,」

马远、夏圭都是南宋皇家画院中的画师。马远,字遥父,号钦山,原籍山西。马远出 生在一个艺术世家,祖、父兄弟都服务于北宋皇家。马远自幼受家庭熏陶,人 物、山水、花鸟无不擅长,尤以山水画最为突出。马远画风师李唐,下笔严整。用焦墨作树石,枝叶夹笔,石皆方硬。皴法用大斧劈。用墨是以焦墨、水墨并用,苍 润有神。总之他敢于突破前人的成法。使五代至北宋以来的流行的细润妍巧的笔调,一变而为大笔的粗皴,具有鲜明的性格,有力地表现其个性,为“水墨苍劲派” 的创造者。马远作品构造敢于打破传统的鸟瞰式成规,而从平视和远视去取景。远景简淡隐约,近景凝重精整,加强了主题的集中情和突出感,留出大片空阔天地, 空明爽朗,令人心旷神怡。《格古要论》说他:“或峭峰直上;或绝壁而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马远的山水画,无 论是意境,还是构图,全以实景物概括,虽寥寥一角,却意味深长。故美术史上又称他为“马一角”。
夏圭,字禹玉。早年专工人物,后以山水著称。夏圭较马远较为后出,但其艺术才能很为人赞叹。当时称为御前画院的十大名家中,他与马远各占一席,故有“院中 人画山水,自李唐以下,无出其右”之谓,可知夏圭的艺术地位之高。夏圭的山水画,其风格、技法与马远仿佛,同属于“水墨苍劲”一派。夏圭初师李唐,后又博 采众家之长,自成风貌。喜用“拖泥带水皴”作山石,故水墨浑融,苍茫淋漓。夏圭敢于突破繁密工巧的院体束缚,而以雄奇简练擅长,大胆独创。《格古要论》 说:“夏圭山水布置、皴法与远(马远)同;但其意尚苍古而简淡,喜用秃笔。树叶间有夹笔。楼阁不用界尺,信手画成,突兀奇怪,气韵尤高。”
夏圭构图“画不满幅”,往往景物重于一边,所以美术史上称夏圭叫“夏半边”。笔墨雄奇简练,并利用远近景和墨色浓淡的有力对比,使主题突出,充满着诗一般的意境。
“马一角”、“夏半边”的山水画,虽作者没有明确其意图,而后人评论,往往把它的创作意图与南宋的“半壁江山”联系起来,笔墨虽见雄强,但不免“剩水残 山”中显露出寂寞的感受。词坛一代宗师朱疆村也说:“几许伤春忧国泪,声家天挺杜陵才。”(《疆村语业·忆江南》)当然,这种说法,不很妥当,是过分拔高 蒋鹿潭。但是蒋鹿潭不失其为清代第一流词作家,也是事实。

朱彊村民即詞學大師朱孝臧,又名祖謀,號彊村老人,曾積數十 年之功編校成《彊村叢書》,收詞集181種,為我國四大詞集叢刻之冠,嘉惠后學。朱氏精 于詞學,人稱“律博士”,以深濃功底而用閎取精,編成《宋詞三百首》,錄宋詞家87人,選詞296首,以婉約詞為正宗,兼顧各流派,選材全面,大凡宋詞名 品佳作,悉為收羅。韻律諧美,珠圓玉潤,誦習把玩,齒頰生芬。問世后不脛而走,一再重版,不斷有人為之箋注,其影響之在,堪與《唐詩三百》媲美。現據原刻 本付梓,並精選評語于天頭,線裝三色套印,兼具收藏鑑賞價值。朱祖謀有《疆村語業》,語業本佛家語。即口業,宋代陳師道有《後山語業》。

马 远、夏圭都是南宋皇家画院中的画师。马远,字遥父,号钦山,原籍山西。马远出生在一个艺术世家,祖、父兄弟都服务于北宋皇家。马远自幼受家庭熏 陶,人物、山水、花鸟无不擅长,尤以山水画最为突出。马远画风师李唐,下笔严整。用焦墨作树石,枝叶夹笔,石皆方硬。皴法用大斧劈。用墨是以焦墨、水墨并 用,苍润有神。总之他敢于突破前人的成法。使五代至北宋以来的流行的细润妍巧的笔调,一变而为大笔的粗皴,具有鲜明的性格,有力地表现其个性,为“水墨苍 劲派”的创造者。马远作品构造敢于打破传统的鸟瞰式成规,而从平视和远视去取景。远景简淡隐约,近景凝重精整,加强了主题的集中情和突出感,留出大片空阔 天地,空明爽朗,令人心旷神怡。《格古要论》说他:“或峭峰直上;或绝壁而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马远的山水 画,无论是意境,还是构图,全以实景物概括,虽寥寥一角,却意味深长。故美术史上又称他为“马一角”。
夏圭,字禹玉。早年专工人物,后以山水著称。夏圭较马远较为后出,但其艺术才能很为人赞叹。当时称为御前画院的十大名家中,他与马远各占一席,故有“院中 人画山水,自李唐以下,无出其右”之谓,可知夏圭的艺术地位之高。夏圭的山水画,其风格、技法与马远仿佛,同属于“水墨苍劲”一派。夏圭初师李唐,后又博 采众家之长,自成风貌。喜用“拖泥带水皴”作山石,故水墨浑融,苍茫淋漓。夏圭敢于突破繁密工巧的院体束缚,而以雄奇简练擅长,大胆独创。《格古要论》 说:“夏圭山水布置、皴法与远(马远)同;但其意尚苍古而简淡,喜用秃笔。树叶间有夹笔。楼阁不用界尺,信手画成,突兀奇怪,气韵尤高。”
夏圭构图“画不满幅”,往往景物重于一边,所以美术史上称夏圭叫“夏半边”。笔墨雄奇简练,并利用远近景和墨色浓淡的有力对比,使主题突出,充满着诗一般的意境。
“马一角”、“夏半边”的山水画,虽作者没有明确其意图,而后人评论,往往把它的创作意图与南宋的“半壁江山”联系起来,笔墨虽见雄强,但不免“剩水残 山”中显露出寂寞的感受。词坛一代宗师朱疆村也说:“几许伤春忧国泪,声家天挺杜陵才。”(《疆村语业·忆江南》)当然,这种说法,不很妥当,是过分拔高 蒋鹿潭。但是蒋鹿潭不失其为清代第一流词作家,也是事实。

朱彊村民即詞學大師朱孝臧,又名祖謀,號彊村老人,曾積數十年之功編校成《彊 村叢書》,收詞集181種,為我國四大詞集叢刻之冠,嘉惠后學。朱氏精 于詞學,人稱“律博士”,以深濃功底而用閎取精,編成《宋詞三百首》,錄宋詞家87人,選詞296首,以婉約詞為正宗,兼顧各流派,選材全面,大凡宋詞名 品佳作,悉為收羅。韻律諧美,珠圓玉潤,誦習把玩,齒頰生芬。問世后不脛而走,一再重版,不斷有人為之箋注,其影響之在,堪與《唐詩三百》媲美。現據原刻 本付梓,並精選評語于天頭,線裝三色套印,兼具收藏鑑賞價值。朱祖謀有《疆村語業》,語業本佛家語。即口業,宋代陳師道有《後山語業》。

saved: 8/6/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