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CSHAW.COM 蕭 耀 章

美 洲 客 家 學 會 :: The Hakka Academy of America 千 行 憂 國 淚 萬 里 故 園 情 蕭 耀 章 文 存

Category Archives: 我的收藏 – collection

葉公超家族珍藏展登場

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於3月24日至6月25日推出「雅集:葉公超家族珍藏展」,展出原中華民國駐美大使葉公超家族數代珍藏書畫精選。葉公超的兒子葉煒(Max Yeh)親至會場參觀。

葉煒現居於加州,女兒葉彤(Yeh Tung)居於灣區核桃溪市。2003年把家族五代珍藏的135幅書畫贈予亞洲藝術博物館。

此次展出80幅中國書畫,包括褚遂良、米芾 、傅山及張大千的真評介] 葉恭綽是20世紀著名的文化人、收藏家,著述與編校古籍豐富,計有《全清詞抄》、《 遐庵詞贅稿》、《遐庵匯稿》、《遐庵書畫集》、《遐庵談藝錄》、《遐庵清秘錄》等。 擅書法、繪畫,書風峭拔剛健,綽約多姿。畫以蘭竹松石為主,尤喜畫竹,多取元人

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Asian Art Museum)最近推出書法名家、前中華民國駐美大使葉公超先生家族五代珍藏捐贈書畫展,包括宋朝米芾、唐朝褚遂良、清朝傅山等書法大家的作品。博物館特別為這次展出製作了兩面布旗,春天和煦的陽光,柔軟地照射著一面秀麗端正,淡橘微褐的字體:「雅集」;一面是飛揚的黑色書法,瀟灑奔放。博物館將它們懸掛在館正門醒目的粗圓石柱間,多數繫在市區旗桿與燈桿上,路人隨時可以看見,進一步被吸引入內,從容觀賞主題區和其他更多美麗深遠的中文字。在滿是英文字的街區,凸出它們在這裡被親善的尊崇,溫柔的被保存和發揚,令人看了,更加嚮往中文字。
  前一陣誤傳「聯合國」將在二○○八年起,以簡體字做為其唯一代表文字,引起各界抗議繁體字不應被忽視或歧視的激烈反應。但根據媒體追查報導,事實上,在一九七一年中共成為其會員國後,為了體制採用會員國習慣的文字,早已使用簡體字三十五年。同時,「聯合國」並沒有權利決定廢除世界任何一種文字。關於繁體字被廢之說,是一場烏龍事件。
  此事提醒我們,一種文字只要努力擴大使用,認真保存,除了實用性,當它也具有文化的恆久性時,它就會流傳下去,誰也不能廢毀它。同時,這倒也給我們機會想想平日如何對待繁體字?當代人創造網路文字,或者說變造繁體字,網路上流行的「火星文」,成了台灣學力測驗的試題。報章雜誌和網路上不時出現錯字,或用錯了意思,沒有人關心校正。利用電腦打字整齊方便,學習用筆寫字,使筆劃清楚的基礎,變得更加無所謂。至於書法,學習或領略它那由文字創造的獨特之美,早就聊備一格。主管教育的最高首長用字不當,官員寫公文有誤,都做了反面示範。
  我們要求別人重視繁體文字,同時正好對照我們對於這長期使用的文字夠不夠尊重?有多愛惜?有多關注它的傳揚?有多在意對它的粗暴或糟蹋?有多正視用它時的正確性?我們關愛繁體字,要別人做到,自己要做得更多。(寄自加州)

Saved: 5/15/2006

Advertisements

南京文物大掠奪補遺

蕭耀章/舊金山

帝國主義的侵略,戰爭是手段,掠奪財物才是最大的目的。過去英國如此,英國工業化的資金來向拉丁美洲及印度;       大英博物館的收藏很多都是從世界各地所搜括來的。日本侵略中國也不會例外。從甲午戰爭的割地賠款,建設工業、軍火工業。進一步侵略的侵略中國,由九一八到戰敗投降一共十四年,不知搜刮了多少中國及亞洲各國的財物及文化寶藏。二戰後期,日本萬噸巨輪“阿波丸”在我國台灣海峽的牛山海域遭美軍潛艇襲擊後沉沒,船上2008人葬身大海。與「阿波丸」一起沉入海底的據說還有40噸黃金、12噸白金以及大批工業鑽石,其中更有無價之寶北京人頭蓋骨。僅一艘輪船所搜刮的財物已如此之多,就可以推算其他了。

拙作《南京大屠殺之外的文物掠奪》文中只提到流落在外一般骨董商和日本最著名的中國文物收藏家如:三菱第二、三代社長岩崎彌之助、小彌太父子的「靜嘉堂」;東洋紡織社長阿部房次郎的「爽籟館」;王子製紙社長高島菊次郎的「槐安居」。他們都是財閥。他們從中國人錢賺來的錢用茱購買中國文物,這是比較「文明」的。「爽籟館」的收藏捐給了大阪市立美術館;「槐安居」的收藏捐贈給東京國立博物館。「靜嘉堂」的收藏最多,則自己在東京世田谷區設立美侖美奐的静嘉堂文庫美術館中收藏;其中有四件中華文物,被尊為「日本 國寶」。至於其他掠奪去的文物到那裡去了呢?

據吳吳亞山先生在日本侵略中國所掠奪文物當中有關係到世界文明史,如古生物「北京人」以及周代骨董等皆為無價之寶。被日本掠奪的骨董文物種類繁多,有字畫、拓本、佛像、寺鐘、刺繡、家具、飾品等等。具體統計有:(1)書籍:二百七十四萬二千一百○八冊。(2)字畫:一萬五千一百六十八幅。(3)碑帖:九千三百七十七件。(4)古物:一萬六千三百八十五件。(5)古蹟:七百四十一處。(6)儀器:五千一百二十二件。(7)標本:三萬二千四百八十六件。(8)地圖:五萬六千一百二十八件。

損失特別重大的是中國圖書,除了各大圖書館,如南開大學、上海商務印書館及湖南大學圖書館被炸外,其他圖書館在遷移後方途中損失甚巨。珍貴圖書多被日本掠奪。

除了上述之外,還有許多未公開的文物在那裡呢? 日軍進城後就以重兵佔領了朝天宮庫房,除了設立「圖書文獻接受委員會」,掠走了南京城88萬冊珍貴圖書外,還抽調了上海自然科學研究所的日籍專家,成立了更為秘密的「科學資料接受委員會」,又稱「標本整理部」,這些機構都屬於日本政府的,所以收藏贓物的「贓主」無疑是日本政府。只是時間未到,未敢公開罷了。

日本侵略中國去很經濟開始,上述財閥是其大者。由於進口關稅只限姓百分之五,大重日貨進入中國、代表,

附帶講一個故事:二戰前有首歌,詞曰:「同胞!同胞:國難到了!日本又來途兇暴。告同胞,經濟絕交最有效…」,所謂經濟絕交,就是「扺制日貨」。激於義憤的青年學生,把遍及中國大小城市的日貨搜出來堆在街上點火焚燬。甚至用硫酸往穿著日本人造絲織造的衣服上寫字。這些人造絲都是東洋紡織和帝國人造絲的製品。那時我曾祖父遠青公和三弟通青在江西做生意,四兄弟組成20多人、四世同堂的大家庭,逢年過節都由江西做好衣服寄回家來,一人一套,那年五月十三關帝出巡,我穿著一套白底綠條的人造絲新衣高高興興的赴廟會,不小心跌了一跤,褲子的膝蓋穿了一個洞。那時的日本貨被稱為「洋貨」,鄉中有「洋貨洋貨,雙手交過」的諺語,說明洋貨容易損壞,不經用。中國人抵制日貨,狡猾的日本商人也在對策,洋紙被抵制,他就把它大量印製《七俠五義》、《七劍十三俠》之類的章回小說來賣,用另一方式來賺中國人的錢。

南京大屠殺之外的文物掠奪(定稿)
蕭耀章∕舊金山

由於「南京大屠殺」的報導較多。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日寇在南京,對中國文物和標本的洗劫!據《南京日報》的報導1933年華北危急時,國民政府為了文物的安全,命北平故宮將19194箱文物分五次遷往南京。1936年,國民政府在南京朝天宮設立「故宮博物院南京分院」。同年底,朝天宮庫房擴建工作完成後,就將故宮南遷文物放在那裡。根據南京師大盛經鴻教授在深入調查,在南京淪陷淪陷前國民政府從庫房中搶運走南遷故宮文物16681箱,還剩下2千多箱。日軍進城後這批來不及轉運的南遷文物,就落入侵華日軍的魔掌。又據現在藏在第二歷史檔案館的《江蘇省立圖書館呈報該館善本損失情形》記載,在日軍攻佔南京前,為免遭到日軍空襲,該館也挑選了宋元精刊及孤本等善本111箱,送至朝天宮文物庫房和南遷故宮文物一同存放。日軍進城後就以重兵佔領了朝天宮庫房,除了設立「圖書文獻接受委員會」,掠走了南京城88萬冊珍貴圖書外,還抽調了上海自然科學研究所的日籍專家,成立了更為秘密的「科學資料接受委員會」,又稱「標本整理部」,這個機構設在今日北京東路原中央研究院所在地。清點對象是南京的文物和標本。

日本特務機關先後於1938年6月至7月,1939年12月15日至1940年3月17日兩次開箱清點,然後將1503箱古物運至「標本整理部」其中包括康熙、乾隆時期的西洋貢品和清宮玉牒,內務府檔案等南遷文物。而善本典籍815箱被運至中央地質調查所陳列館。還有1217箱文物被運千田兵站。屬於江蘇省立圖書館的111箱宋元精刊及孤本等善本,無疑的也同時落入魔掌了。

朝天宮正殿屋脊上的一對裝飾物「吻鴟」又名「鴟尾」是起源於東晉寓意「禁壓火災」的建築裝飾物。唐朝高僧鑑真帶了一對「鴟尾」到日本,安裝在奈良唐招提寺正殿金堂屋脊兩端,後來只剩下一隻,被日本視為「國寶」。日本人看見了,又將朝天宮的一對拆下,運往日本。

此外南京眾多研究單位如實業部地質調查所、中央研究院屬下的地質、動植物、歷史語言等研究所,國立中央大學、中山陵、南京古物保存所、明故宮遺址等機構的學術標本十多萬件和1500多箱集中放置在「標本整理部」隨後
^1938年7月到9月,對集中的標本進行第二次整理,這次有了更明確的數目。計有:地質礦物標本的5萬件包括礦物和岩1500件、煤炭和石油612件、土壞1100件,化石23126件、石器2200件,猿人頭骨2等等。生物學標本約6萬件包括哺乳類78件、鳥類4100件、爬蟲100件,兩棲類380件、昆蟲類2萬件。一批比較重要的生物學標本當時就被運往日人主持的上海自然科學科研究所。

有關日本掠奪南京文物和標本的檔案資料紀錄,比較南遷故宮文物相對的少,但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趙建民,在日本卻發現由日本外務省特殊財產局編印,東京不二出版社出版的《從中華民國掠奪的圖書文物總目錄》,它的底本是從國民政府戰後編製的《中國戰時文物損失數量及估價總目》,其中第289到303頁,特別列出南京文物的掠奪情況。此表是按照物主、地址、文物類別、數量、損失情況、估計價值等七方面,以先集體後個人為順序,對南京文物標本的損失情況一一列出。登記在案的有13個機構和68位個人。

從上述被洗劫的文物和各項標本來看,國民政府為維護文物,歷盡艱辛;在國步維艱的年代,一直盡力維護。直至遷往台灣,建立了現代化的外雙溪「故宮博物院」。如果不是日寇的侵略和內戰和革命,中國文物,何至遭此浩劫?

筆者是於1960年代初葉到日本的,由於對中華文物的喜愛和關懷,經常到御茶水的孔廟「湯島聖堂」去瀏覽中華文物

,在孔廟正殿的右側有個「斯文會」,附設有文物交流處,有許多中國字畫在那裡出售,有卷軸、有冊頁,有書籍,凌亂的擺在那裡。比斯文會更具規模的骨董店、舊書部、更是數不勝數。那時的日本人正忙於賺錢,還沒閑情逸致來購買中國書畫,我阮囊羞涩,只有欣賞的份。比我年歲稍長的前輩如沈瑾鼎、馬晉三、寇培深、黃天才諸先生…,到日本較早,又有固定的收入,真的檢了不少寶。那些文物都是從中國來的,至於來路就不得而知了。

 御茶水附近還有古書會館,經常舉辦「展示即賣會」,我常去參觀,曾在會場遇見過戴國煇兄,他是舊書店的常客,他帶回台灣,最近由其夫人林彩美嫂捐贈給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18噸資料,大部份都是他積數十年努力,從舊書店搜購來的。我沒有錢,只好揀便宜,專買展覽會文圖並茂的《展品目錄》。這些書刊包括東京國立博物館,大阪美術博物館等珍藏的,數以千計的中華文物的目錄。還附有部份展品的圖片,從這些目錄中使我發現日本人對中國文物的收藏年代之遠、品類之精、之多,令人驚訝。其中有多少是涼奪而來的,多少是不肖的子孫盜賣的呢?

 據筆者所知,日本最著名的中國文物收藏家有靜嘉堂,三菱第二、三代社長岩崎彌之助、小彌太父子;爽籟館,東洋紡織社長阿部房次郎;和槐安居、王子製紙社長高島菊次郎。沒有親眼看過的人不會相信,日本人還把中國文物,列為「重要文化財」、甚至尊為「國寶」呢。其他機構更是指不勝屈,難計其數了。

在舊書店筆者還買了一本《文化財讀本》,準備帶回給文物主管當局參考。這是教育一般國民認識和愛護文物的讀物,很值得效法。國人知識淺,又貪財,盜賣文物出口非常猖獗。走筆至此,不禁擲筆三歎!(發表於2005年10月3日世界日報金山論壇)

南京大屠殺之外的文物掠奪(定稿)
蕭耀章∕舊金山

由於「南京大屠殺」的報導較多。大家都沒有注意到,日寇在南京,對中國文物和標本的洗劫!據《南京日報》的報導1933年華北危急時,國民政府為了文物的安全,命北平故宮將19194箱文物分五次遷往南京。1936年,國民政府在南京朝天宮設立「故宮博物院南京分院」。同年底,朝天宮庫房擴建工作完成後,就將故宮南遷文物放在那裡。根據南京師大盛經鴻教授在深入調查,在南京淪陷淪陷前國民政府從庫房中搶運走南遷故宮文物16681箱,還剩下2千多箱。日軍進城後這批來不及轉運的南遷文物,就落入侵華日軍的魔掌。又據現在藏在第二歷史檔案館的《江蘇省立圖書館呈報該館善本損失情形》記載,在日軍攻佔南京前,為免遭到日軍空襲,該館也挑選了宋元精刊及孤本等善本111箱,送至朝天宮文物庫房和南遷故宮文物一同存放。日軍進城後就以重兵佔領了朝天宮庫房,除了設立「圖書文獻接受委員會」,掠走了南京城88萬冊珍貴圖書外,還抽調了上海自然科學研究所的日籍專家,成立了更為秘密的「科學資料接受委員會」,又稱「標本整理部」,這個機構設在今日北京東路原中央研究院所在地。清點對象是南京的文物和標本。

日本特務機關先後於1938年6月至7月,1939年12月15日至1940年3月17日兩次開箱清點,然後將1503箱古物運至「標本整理部」其中包括康熙、乾隆時期的西洋貢品和清宮玉牒,內務府檔案等南遷文物。而善本典籍815箱被運至中央地質調查所陳列館。還有1217箱文物被運千田兵站。屬於江蘇省立圖書館的111箱宋元精刊及孤本等善本,無疑的也同時落入魔掌了。

朝天宮正殿屋脊上的一對裝飾物「吻鴟」又名「鴟尾」是起源於東晉寓意「禁壓火災」的建築裝飾物。唐朝高僧鑑真帶了一對「鴟尾」到日本,安裝在奈良唐招提寺正殿金堂屋脊兩端,後來只剩下一隻,被日本視為「國寶」。日本人看見了,又將朝天宮的一對拆下,運往日本。

此外南京眾多研究單位如實業部地質調查所、中央研究院屬下的地質、動植物、歷史語言等研究所,國立中央大學、中山陵、南京古物保存所、明故宮遺址等機構的學術標本十多萬件和1500多箱集中放置在「標本整理部」隨後
^1938年7月到9月,對集中的標本進行第二次整理,這次有了更明確的數目。計有:地質礦物標本的5萬件包括礦物和岩1500件、煤炭和石油612件、土壞1100件,化石23126件、石器2200件,猿人頭骨2等等。生物學標本約6萬件包括哺乳類78件、鳥類4100件、爬蟲100件,兩棲類380件、昆蟲類2萬件。一批比較重要的生物學標本當時就被運往日人主持的上海自然科學科研究所。

有關日本掠奪南京文物和標本的檔案資料紀錄,比較南遷故宮文物相對的少,但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趙建民,在日本卻發現由日本外務省特殊財產局編印,東京不二出版社出版的《從中華民國掠奪的圖書文物總目錄》,它的底本是從國民政府戰後編製的《中國戰時文物損失數量及估價總目》,其中第289到303頁,特別列出南京文物的掠奪情況。此表是按照物主、地址、文物類別、數量、損失情況、估計價值等七方面,以先集體後個人為順序,對南京文物標本的損失情況一一列出。登記在案的有13個機構和68位個人。

從上述被洗劫的文物和各項標本來看,國民政府為維護文物,歷盡艱辛;在國步維艱的年代,一直盡力維護。直至遷往台灣,建立了現代化的外雙溪「故宮博物院」。如果不是日寇的侵略和內戰和革命,中國文物,何至遭此浩劫?

筆者是於1960年代初葉到日本的,由於對中華文物的喜愛和關懷,經常到御茶水的孔廟「湯島聖堂」去瀏覽中華文物 ,在孔廟正殿的右側有個「斯文會」,附設有文物交流處,有許多中國字畫在那裡出售,有卷軸、有冊頁,有書籍,凌亂的擺在那裡。比斯文會更具規模的骨董店、舊書部、更是數不勝數。那時的日本人正忙於賺錢,還沒閑情逸致來購買中國書畫,我阮囊羞涩,只有欣賞的份。比我年歲稍長的前輩如沈瑾鼎、馬晉三、寇培深、黃天才諸先生…,到日本較早,又有固定的收入,真的檢了不少寶。那些文物都是從中國來的,至於來路就不得而知了。

 御茶水附近還有古書會館,經常舉辦「展示即賣會」,我常去參觀,曾在會場遇見過戴國煇兄,他是舊書店的常客,他帶回台灣,最近由其夫人林彩美嫂捐贈給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18噸資料,大部份都是他積數十年努力,從舊書店搜購來的。我沒有錢,只好揀便宜,專買展覽會文圖並茂的《展品目錄》。這些書刊包括東京國立博物館,大阪美術博物館等珍藏的,數以千計的中華文物的目錄。還附有部份展品的圖片,從這些目錄中使我發現日本人對中國文物的收藏年代之遠、品類之精、之多,令人驚訝。其中有多少是涼奪而來的,多少是不肖的子孫盜賣的呢?

 據筆者所知,日本最著名的中國文物收藏家有靜嘉堂,三菱第二、三代社長岩崎彌之助、小彌太父子;爽籟館,東洋紡織社長阿部房次郎;和槐安居、王子製紙社長高島菊次郎。沒有親眼看過的人不會相信,日本人還把中國文物,列為「重要文化財」、甚至尊為「國寶」呢。其他機構更是指不勝屈,難計其數了。

在舊書店筆者還買了一本《文化財讀本》,準備帶回給文物主管當局參考。這是教育一般國民認識和愛護文物的讀物,很值得效法。國人知識淺,又貪財,盜賣文物出口非常猖獗。走筆至此,不禁擲筆三歎!(發表於2005年10月3日世界日報金山論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