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CSHAW.COM 蕭 耀 章

美 洲 客 家 學 會 :: The Hakka Academy of America 千 行 憂 國 淚 萬 里 故 園 情 蕭 耀 章 文 存

 

蕭耀章六十歲照片

蕭 耀 章 簡 歷

John Yao Chang Shaw Autobiography

03/01/1924 – 04/18/2008

蕭耀章字曉莊,1924年生於 興寧葉塘墟龍虎塘,老家祖屋有「師儉堂」的匾額和「勳隆西漢,文選南朝」的對聯,都是表揚遠蕭何祖德和梁昭明太子蕭統祖得和家聲的。金山灣區傑出書法家韓宏民先生為我將這副對聯寫成一幅中堂,懸在客廳我還影印編入《蕭氏族譜》我族後蕭何之裔孫,族世居蘭陵,為梁武帝、昭明太子之後,為官遷湖南湘潭,唐末戰亂,蕭覺兄弟攜譜居江西泰和,元末至福建寧化石壁鄉,入粵祖梅軒公店梅縣松源石扇、再遷興寧。幼年受教於蕭惠長先生倡辦之彥俊小學、葉塘高小及寧西初中。後至贛州讀省立贛中。日寇侵贛,返鄉轉學興寧一中。畢業後到廣州升學。1947年春為嚮往光復之國土 台灣,訂妥船票準備東渡,忽傳二二八事變,延至五月事息後始克成行。翌年考入台灣大學中文系。受教於臺靜農、鄭騫、伍俶等教授。半工半讀完成學業。畢業前後經常旁聽一代哲人方東美先生講學。

平生興趣甚廣,除文學外、音樂則無師自通,曾自製胡琴、簫、笛以自娛。人文科學之外、對自然科亦甚留意,喜利用廢物,化腐朽為神奇。取園中花木為盆景亦足怡情悅性。遠祖蕭何遺訓曰:「後世賢,思吾儉;不賢毋為勢家所奪。」自忖平生作為未有逾越家訓。性好思考,有見解,敢創新,富同情心,濟弱扶傾,不慕榮利。惜遭逢世,浪跡天涯,僅得安身,未展抱負,引為平生之憾事。

自幼即喜寫作,初中時投稿興寧《時事日報》,倖獲刊登。亦曾參加全校作文比賽,初中、高中獲第一名,台大第二名。寧西蕭順濤老師、贛中陳植候老師、台大鄭騫教授均曾在課堂謬加讚許。曾與同學創辦台大校園刊物《暖流》雜誌,因環境所限而夭折。台大畢業後參與「實施耕者有其田」工作。其間與台籍客家同鄉張翠堂兄合作,徵得羅香林教授同意,將其大著《客家研究導論》日譯本,在台灣影印發行,冀以歷史、文化撫平「二二八」民族傷痕,甚獲好評。「不流血土改」工作完成後,曾親擬《都市平均地權土地債券發行條例及施行細則》,然後考赴日本留學。獲碩士學位並修完博士課程。學位証書,對我等同廢紙,從未用上。美國的博士滿街都是,真才實學者少之又少。重學歷不重學力是目前社會的通病。為研究中日文化,復到東京大學人文科學研究所深造,受教於前野直彬教授,學其不同於中國之治學方法。同學較親近者為植田渥雄和小島久代,植田任櫻美林大學教授兼副校長,兩人對中日文化交流,貢獻甚大。此時開始研究黃遵憲,獲識中日交流史專家實藤惠秀教授。參與「東方學會」,結識吉川幸助郎。

1966年與台南籍郭菊子在橫濱結婚。結婚後連生二子長男思弘、次男宇弘。菊子聰明能幹,出身商業家庭.善理財,樸實無華,不施粉黛、不戴珠寶、不慕名牌。而特重儀容,曾學裁縫,對衣服顏色之搭配,別具慧眼,家人所穿衣服多購自廉價市場,經其修改後高貴大方,不落俗套。來美後為家人修剪頭髮,數十年如一日。照顧家母,勝於已出,在社交場中,家母穿著入時,落落大方,不似來自農村的老人。「台灣老婆」之美德難於盡述。惟因腎功能衰竭,自 2001年3月22 日起進行腹膜透析(電腦監控洗腎)並登記等候腎臟移植。至2006年3月21 日,接醫院電話,有血型相同之腎臟捐贈,立即趕到醫院,經三小時之手術,大功告成,腎臟當即恢復排尿功能。計算從洗腎至換腎足足五年,一天不差,我們心地善良,吉人天相,除主治醫生視同親人之外,醫院及外科醫生亦為經驗豐富之高手。大難得救,信有神助。獲贈之腎臟為健康少年所有,未有污染,且會繼續成長。我們心存感激之外,亦視同骨肉。為回報社會,菊子亦於每次驗血時,捐出一筒鮮血,供醫院作「研究用防止排斥」之用,冀使醫術更加完善,造福人群。

1969年美國正擬將琉球列島劃歸日本,特在僑報發表《黃遵憲先生在日本》一文,將當年日本如何併吞琉球的經過寫入文中以告世人,藉示抗議。在日十年做過橫濱中華學院文史教師、報刊編輯、總編輯,弘揚中華文化不遺餘力。並與范添發、邱進福、劉瑞華、戴國煇、等鄉親組織「東京客家崇正公會」當選為唯一外省籍理事,又組「橫濱客家崇正公會」以最高票當選,讓賢給台籍同鄉,冀能團結同鄉共謀福祉。1971年組團出席「 崇正總金禧大典暨第一屆世界客屬懇親大會」獲聘為大會顧問。會後復率團到南洋各國訪問僑社,擴大旅日同鄉視野,認同中華民族。並曾義務協助前輩丘念台先生為受冤之台胞申訴,挽回人才。目睹日本受美國之扶植,坐享韓戰、越戰漁翁之利,由戰敗而一躍為經濟大國。此時美國竟將琉球群島連同我釣魚台列島交與日本,引起全球華人之抗議。我曾至日本國會圖書館等機構尋找資料,支援紐約之「保釣」行動。

除關心日本戰後之復興外、經常至圖書館、書店搜集中日史料,兼及流落日本之中華文物之目錄及圖片。那時日本正義人士對二戰罪行有所反省,在雜誌撰文悔過,祈求世界和平。其中有《日本人在中國大陸的犯罪〔一百個人的證言與自白〕》《日本人對朝鮮人的虐待》等文章,還將「南京大屠殺」的黑白照片公開出售,那是最早公開的版本,我買下雜誌、圖片,後來帶來美國在美洲中國圖書館舉辦展覽,抗議日本篡改教科書事件時 ,曾影印送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中國同學會在遊行及大會中披露,發生過較大影響。

日本之復興雖靠美國之資助及「韓戰」、「越戰」之光,而其國民教育普及,建設人才之實力雄厚,才能在戰敗廢墟中馬上參加建設。因見間出版各科書籍,應有盡有,因想如能從中選譯,編成《中國建設叢書》,對祖國富強必有助益。在報刊任編輯時,適逢日本發明先進之「照相植字機」正大力推廣,乃建議報社採用,並自告奮勇前往學習,同時兼修照相分色、製版、平版印刷技術,以備將來報國之用。我為籌措經費實現理想,創刊《中華街之風味》刊物,一面宣傳中華美食,一面弘揚中華文化。創刊除僑社贊助外,日本政商名流亦大力支持。日本元老前神奈川縣知事內山岩太郎親題刊名。現任知事、市長等政商首長撰文祝賀。惠賜廣告之公司不一而足。惟因日本居留無法再拖,忍痛停刊,移居美國。

旅日華僑以台灣籍者居多,由於祖國分裂,僑胞左右為難,認識不清者則誤入台獨陷阱。

由於祖國戰亂,海外華僑無所適從,惶惶如喪家之犬,橫濱為國際大港,來自各地偷渡或觸法之華人被關押於收容所者為數甚多,乏人過問。我因工作關係,或至法庭傳話,或接求援信函。目睹同胞流落海外,舉目無親,於心何忍?,能力所及盡力幫助,有港籍船員陳光明,船上被人欺負而毆打他人,被判刑六月。因恐其家人惦念,特買送信紙、信封、郵票送到監獄叫他通知家人。夏日入獄,冬日刑滿,除央人保釋外,捐募禦寒衣物送其返家。又有粵籍梁奕熾,由於家庭成份不好,偷渡來日,如有人擔保,則可獲釋放。又有一位東北籍的呂文濱,日文一流,我央請僑領薛來宏先生為他作保,出來之後,助我創辦刊物。

我旅日十年後於1972年3 月移民美國,在太平洋上空口占一絕:「扶桑今夜別,婦伴子牽衣,應是西歸客,緣何向東飛?」,可知我當時的無奈與感慨。來美後,曾當選嘉應同鄉會副會長,三藩市崇正會顧問兼理事。卅年關心國事,不參與政治活動;隱於市廛,而不忘讀書報國。沉潛多年,因中華總會館「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降與不降之爭議, 此時李登輝正倡言廢除中華民國國號及國旗,建立「台灣國」。而部份同胞竟然懵然無知,要搶做李登輝之「降旗兵」,激於義憤,發表第一篇論政文章《搶做李登輝的降旗兵?── 由降旗爭議談到大陸對台政策及對僑社的期望》,表示我之看法。不眠不休,嘔心瀝血,數易其稿,始究竟全功。並作 《文成感賦》詩一首 。詩曰:「狂繞書房坐復行,嘔心瀝血已三更;書生老抱圖強志,有淚如江今始傾。」。此文披露後意外獲得左右派之好評。可見有利於國家民族之主張,必可獲得認同。此後經常在《金山論壇》發表文章,以民族立場,對兩岸及僑社作出評論,旨在幫助兩岸增進 了解。對日本軍國主義者及台獨份子嚴加以批判。對台灣同胞以愛相待,負曉以大義,促進兩岸合作統一。「要給祖國吃補藥,不給祖國吃瀉藥,」是我之宗旨。

對鄧小平先生之名言我有不同見解:「已有現成樣板,何須摸石過河?」主張採用先進國家現成經驗,加以改進,不必浪費時間、精力暗中摸索。

在文章中我一再向大陸當局呼籲:「不但要重視台灣的錢財,更要重視台灣的人才」,要借重 台灣 的經驗 和資金來投入農、工、商、學各種事業, 讓兩岸精英發揮所長 ,攜手合作,建設「統一、富強、民主、文明的中國」 (大陸憲法句) 。 更有「 選拔兩岸青年合作參與祖國的建設 」的主張 ;杜撰了 「今日的青年,就是明日的棟樑 ;今天的合作,就是明天的統一 。」 的警句 。更告誡要放棄「文攻武嚇」,張開雙臂歡迎台灣同胞。近幾月來大陸對台政策有很大的轉變,似已放棄錯誤的老路,步向正確的康莊大道了。

眼見祖國自改革開放後突飛猛進,已一步一步走向小康,更可喜的是中華文化已經在大陸復興,孔子學院也在世界各國開辦。中華文化將在世界發生重大的影響。

我的一生經歷見證了中華民族的興衰。祖國富強了,世界和平了,我個人的抱負也跟著中華民族的覺醒而實現了!

04/09/2006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