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YCSHAW.COM 蕭 耀 章

美 洲 客 家 學 會 :: The Hakka Academy of America 千 行 憂 國 淚 萬 里 故 園 情 蕭 耀 章 文 存

回憶保權煤礦公司

惠長先生與我家關係甚深,我祖父申秀(稚治)公,曾在他創辦之新學「興民中學任事,我叔煒文在該校畢業。他任吳川縣長時,曾邀吾叔煒文(亦武)在其轄下任區長。先生解職返鄉後,又邀我家到吾縣岡背潭坑,開設「保權煤礦公司」。父親兄弟曾駐礦山經營,我小學時,曾隨父親到礦場度過一個暑假,工人彭佛祥為我洗澡,礦工曾某善用樹葉作樂器吹歌曲。山下有店舖數間,如手掌大之麻餅最為可口。炭坑用杉木支撐,用油燈照明;麻竹筒長二丈作唧筒抽坑內積水,以大於農村吹淨稻谷用之風車兩側均裝z字形之把手,套上“U字無之木柄於車後人力送風。取得之煤炭用畚箕拖至坑外,煤炭堆積如山,農村婦女肩挑煤炭往城市販賣,或和之以泥製成炭餅作家中燃料之用。無公路,無較大之車輛全靠人力。我到台灣後曾遊烏來。乘坐運煤用之輕便車,雖非自動,較諸內地進步多矣。前述炭餅則是蜂窠式之煤球。惟蜂窠式煤球,高七、八吋,直徑約五吋要用力經鐵製模具用力搥擊形成。一九八一年返鄉,則改為一吋高之蜂窠煤餅,形成時用裝有長柄之模具,由上而下在泥狀炭堆中輕易形成,又是一種進步。就在那個時候,叔父煒文罹在礦場患痢疾,返家醫治無效而英年逝世。經此打擊,不久即結束營業。

  我家藏有惠長先生墨寶三件,一為任吳川縣,長時親書對聯一副給偉文叔,聯曰:

時以書經為樂,

常懷山澤之思。

上款題亦武賢侄雅屬,下款題惠長書。此聯一九八一年我回國省親時連同二幅墨寶帶來美國加以裱裝珍存,對聯裱成卷軸,視為傳家之寶。其他兩幅因蛀蝕缺漏數字字,仍可從上下文意讀出全文。一幅文曰:

「江雨初晴,宿煙收盡,林花碧柳,皆洗沐以待朝敦(日旁),而又嬌鳥喚人,微風疊浪,吳楚諸山,青蔥欲滴,俱欲渡江而來。此時坐水閣上,烹龍鳳茶,燒夾剪香,令友人吹笛,作落梅花一弄。

賓興仁兄屬                    惠長(印)」

又一幅曰:

「秋風起兮白雲飛,唯漢人能作(此)語,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亦非六朝人不能作此語也。庚辰中秋後書奉

賓興仁兄正                    惠長(印)」

為了尋找資料,今天發現何春才先生抄寄給我的《惠長四一生辰感懷詩十首》正好二子宇弘孝順我,花了一千六七百美元買了一部東芝平板電腦,可用手寫輸入中文。茲抄錄如下:

一、料悄西風海外天,客心憔悴落花前,萬千歷盡無涯劫,四一剛逢初度年。

虛負生辰同往哲,多慚誕祝肆華筵,椰漿椒酒非鄉味,感到飄零百慮牽。

二、回憶風塵世變多,少年志氣未蹉跎,瀛台曾泣孤臣血,暘谷思迴落日戈。

三、 

四、范滂有名罪黨錮,漸離入市縱悲歌。中原北望頻搔首,出甲龍泉膽共磨。

五、陰雨沉沉暗不開,西來絕學勢奔雷。六經文字成糟粕、一代青我廣化裁。

六、樹木十年勞計劃,摶扶萬里試駛錸。即令南服?道上,半世當年桃李才。

七、橫流滄海真靈鼇,曾作千夫長自豪。百里稱侯勞案牘,萬言倚馬事戎韜。

八、白山雪壓?軍令,紫塞霜寒擁節?。來日邊亭正多故,誰謀東西此心?。

九、孽海波翻慘露迷,忘恩玉冊萬言垂。五羊萬里將軍老,匹馬荒郊志士?

十、粟里桑麻悲歲晚,

     海上誰人識馬周,炎涼混跡兩經秋。英雄末路寧屠狗,壯士高歌且販牛。

     自嘆生涯添足畫,獨憐身世轉蓬舟。漫漫長夜何時旦,王?當年怕上樓。

     蕭蕭風雨客身單,舊恨新愁感百端。落魄故人疏問訊,,論心知已半凋殘。

     荒原斜日鵑聲急,遠浦寒煙雁淚酸。月落烏雲何處是,哀思無那倚欄杆,

    

 

從「庚辰中秋後書」題款,知係民國卅年所書。此時煒叔己逝世數年,想係祖父或父親受賓興先生之託請先生書寫者。賓興先生不知何許人也。

  我最後一次見惠長先生,係一九四○年,那時寧西中學「晨光讀書會」組醒獅團,為學校籌募經費購買圖書。我與同學蕭展懷兄持《樂捐冊》到先生之「無盡廬」央求作序,先生欣然命筆,在紅色捐冊上寫下:

「寧西初辦,經費困難,校內圖書,尤形缺乏。學生等有鑑及此,特組醒獅團以慶賀故鄉父老新禧,藉以勸募圖書,意良善也。爰綴數言以為序。    蕭惠長(印)

醒獅團之獅頭及道具,由學校職員劉懷清先生領帶我們合作完成。劉先生聽覺不好,為人聰明可親。當時拍有照片留念,一時未能找出。

醒獅團挨家逐戶拜年,受到村人歡迎,甚至設酒菜接待。捐得善款不少,全數購置圖書送給學校。一九八一年我返鄉探親,特到母校參觀,那時正值文革之後,圖書館除數本《毛語錄》之外,空無一物,到處塵埃。玻璃窗破了也未修復,文革之害,不言可喻。

  方今電腦科技進步,謹將蕭惠長先生之玉照及書法等掃描存檔永留紀念。

  寧西母校創建時,經費不多,建校基地及球場均由同學勞動服務時,用童子軍棍一畚箕、一畚箕扛泥土,建設而成。大家出過力,流過汗,所以對母校有特別的感情。惠長先生,是有智慧的長者,他將村中公有之黃基塘挖深作儲水灌溉之用,挖出之泥土填高變的耕地租給農民,地租供作學校經費。又在市鎮後面建築涼亭以的建築物作「米行」供食米交易場所,抽取佣金供寧西中學作經費。為教育事業想盡辦法,用心良苦。他在興寧創建興民學堂,是興寧新學之始,後改名為興民中學,造就了無數人才,如地震專家李善邦,藝術建築家劉既漂,歷史學家羅香林,哲學家李白華…先叔煒文亦畢業於該校。惜英年早逝。他遺有同學錄一冊,我在先父遺物中找到,於一九八四年持送給興寧縣志辦公室,如該書在手,當可列出更多人才之芳名。希興寧文史主編找出來填補我之疏漏。

 

科技知識須要交流工人彭佛祥為我洗澡,礦工曾某善用樹葉作樂器吹歌曲。山下有店舖數間,如

在小學讀書的時候,工人彭佛祥為我洗澡,礦工曾某善用樹葉作樂器吹歌曲。山下有店舖數間,如手掌大之麻餅最為可口。炭坑用杉木支撐,用油燈照明;麻竹筒長二丈作唧筒抽坑內積水,以大於農村吹淨稻谷用之風車兩側均裝z字形之把手,套上“U字無之木柄於車後人力送風。取得之煤炭用畚箕拖至坑外,煤炭堆積如山,農村婦女肩挑煤炭往城市販賣,或和之以泥製成炭餅作家中燃料之用。無公路,無較大之車輛全靠人力。我到台灣後曾遊烏來。乘坐運煤用之輕便車,雖非自動,較諸內地進步多矣。前述炭餅則是蜂窠式之煤球。惟蜂窠式煤球,高七、八吋,直徑約五吋要用力經鐵製模具用力搥擊形成。一九八一年返鄉,則改為一吋高之蜂窠煤餅,形成時用裝有長柄之模具,由上而下在泥狀炭堆中輕易形成

Saved: 12/20/2005

Advertisements

%d bloggers like this: